老杨说话的地方

张弛有度 宠辱不惊

晴迷星途26张全友

《晴迷星途26张全友》

视频中,张全友院长看起来精神还不错,胡子刮得干干净净,只是头发稍显凌乱。张院长在视频中说:

尊敬的各位老师、同学们、所有观看视频的网友们,大家好。我是重庆商贸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张全友。前几天,学院组织了今年的本科毕业答辩,我作为答辩专家,参与了第三组的毕业答辩。在活动进行过程中,有一些温晴同学的粉丝组成的后援团,对答辩过程造成了干扰,我当时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,对这些无辜的社会人士进行了不适当的言语表达,对此我表示抱歉。

今天录制这个视频,我还有其他的几点需要进行说明:

第一,从今天起,我将辞去重庆商贸大学经济学院院长一职。

第二,从今天起,我将从重庆商贸大学辞职。

第三,从今天起,我将从所有的社会关系、社会任职辞职,不再担任任何学术机构、政府部门的相关职务。

第四,我将在未来的1-2个月内,入职新加坡财经大学,担任新加坡财经大学经济学院院长。

第五,我在重庆商贸大学的硕士研究生、博士研究生、研究团队的老师,将根据个人意愿选择转入新加坡财经大学或者留在重庆商贸大学,留在重庆商贸大学的硕士研究生、博士研究生,将转入李志国教授名下,成为他的学生。

视频转入沉默,但并没有结束。视频的画外音在问:“老师,您说完了吗?”

张全友摆了摆手,示意视频录制者还没有结束。他稳定了一下情绪,接着说:

我今年50多岁了,也是被黄土埋了一半的人了,但是对于现在这个社会,我却越来越看不懂,也越来越不明白了。孔子曰:四十而不惑。可是我50多岁了,却越来越疑惑了。可见,我离圣人的要求还差的太远。

社会在发展,人也在进步,可是我却对这越来越进步的社会感到失望。

我对很多年轻的盲从者失望,我不知道他们的生活目标是什么,他们对未来如何规划,我看到他们常常为了一些微不足道的、毫无意义的事情,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,白白的在浪费自己的生命和大好的时光。我不希望他们总是随波逐流,去崇拜一些什么所谓的流量明星,我更加希望他们把眼光放在更加长远的未来,为了中华的崛起,为了民族的复兴而奋斗。

我对网络暴力失望。网络是一种强大的通信工具,但它不应该成为很多生活中不如意的人们宣泄不满的道具,他们可以毫无根据侮辱谩骂,恶语相向,而最讽刺的是,当被生活伤害的遍体鳞伤的他们在网络上宣泄自己的不满的时候,却是在给别人造成伤害。生活本就不易,我们为什么还要为难彼此而不是相互帮助,共渡难关?

我对学术环境失望。学校,本来应该是一个供师生安静的学习、研究、生活的地方,可是一旦这种环境被破坏,我们几乎从来不曾追究那些破坏者的责任,老师和学生,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弱势群体,我们没有话语权,只能一味的道歉和忍让。

我已不是小孩子了,我做出的决定,是我思考了很久才定下的结果。我本不想把自己树立成一个反面的典型,道个歉,认个错,事情也就过去了,可能大家都是这么想,我也常这样劝慰自己。但是我的内心深处,总有一个声音在不停的跟我说:这样是不对的,肯定是哪里错了。我想不出到底哪里错了,最后只能告诉我自己,是我自己错了。既然知道是自己错了,就要改变,就不要让自己再不停的错下去,所以,我今天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和选择,不是为了证明什么,只是不想再这样下去了。

最后一段话,我想说给温晴听。

温晴呢,是个好姑娘,单纯善良。不知道怎么着就卷入了这些事情当中,我觉得她是无辜的,甚至,她应该也是受害者。希望这次事件,不会对她后续的发展造成影响,希望她越来越好。

再见了,我的朋友。再见了,我的同事。再见了,再见。

我说完了,关了吧。

视频结束了。

会议室中,所有人都沉默着。文总盯着已经结束播放的黑色的电视屏幕,怔怔的一言不发。过了好久,陆菲说:“文总?”

文总晃过神来,对他们摆摆手,说:“你们先出去吧。”

他们都看向程依云,程依云挥挥手,示意他们没事,让他们出去。

会议室只剩下文总和程依云,两个人默默的坐着,坐了五分钟。

文总慢慢的说:“依云,有时候,我常常在想,是不是我现在做的所有的事情,都是错误的。就好像,我明明知道,一些事情做出来,会给这个社会带来负面的影响和价值观的扭曲,可是我们为了成功,为了达到我们的目的,还是选择义无反顾的做下去。实际上,在很多时候,我做的计划、方案,从我内心讲是排斥的,是不愿意这样做的,可是,我也深刻的知道,如果不这样做,那么就不能够成功,达不到我们的目的,赚不到钱,养活不了自己。现在的我,每天都生活在矛盾和纠结中,就好像,我明明知道前面或许是万丈深渊,我希望自己本能的要离开,走远一点,可是有无数的人,无数双手,推着我,向那个深渊前进,我想挣扎,我想摆脱,可是我做不到。很多时候,我都有一种无力感,面对现实面对困难,感觉自己无能为力,觉得自己的力量是那么的渺小,那么微不足道。每个人刚从大学毕业,都是雄心勃勃,满怀希望,充满斗志,想要凭借自己的力量,开拓一番事业,好像前面有无限的光明在等待着自己。可是在社会上混了一段时间,就变了,变的随波逐流,变成得过且过,忘记了自己的初心,放弃了自己的梦想,明天的事情都懒得去想,只想着怎么把今天过完。我常常在想,10年前的那个我,到底去哪里了?我还有没有可能,再找回我自己?”

文总说着说着,眼圈有点红,或许是长久以来的压力和矛盾,在他心中积郁太深,今天终于一吐为快,触及了心底最深处的情感。

程依云伸出双手,握住文总的手,说:“初心和梦想一直都在,你一直都走在通向他们的路上。”

文总把依云的手放在一起,用自己的手握住,放在自己的额头,闭上眼睛,任由一滴眼泪划过脸庞。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