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杨说话的地方

张弛有度 宠辱不惊

随波逐流03保安

《随波逐流03保安》

徐善明吓的从床上跳起来,口中念念不停:“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第三百零二条规定,盗窃、侮辱尸体的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。第三百二十八条规定,盗掘具有历史、艺术、科学价值的古文化遗址、古墓葬的,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,并处罚金;情节较轻的,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者管制,并处罚金。”徐善明一口气背完,赵怀古竟然连一句话都插不进去。

等他背完了,赵怀古才说:“你别激动,别人听见了就麻烦了。今天我看了这么久,从建筑学的角度,发现了几个疑点。第一,这房子肯定不是老房子,不会建了有几十年那么久。第二,有些房子的木头,切割的太整齐了,不像是用石头斧子能加工出来的,尤其是装碗筷的那些小盒子,做工太精致了。第三,山后的那些坟墓,看起来也不是老坟,上面生长的杂草,都比较一致,据我估计,应该是今年刚种的。如果咱们是被送到这里来的,意味着这里面的场景都是道具,那么我想,后山的坟墓应该都是空的,他们总不会真的杀几十个人来营造真实的环境吧?”

徐善明还是有点害怕,说:“那你白天怎么不想办法扒开看看?晚上去,不太好吧。”

赵怀古叹口气,说:“其实我也害怕,这事儿我也没干过。不过你想想,如果真的有人观察我们,我们白天去的时候,他们一定知道了,那时候把坟扒开,他们就知道我们找到了证据,这样做会给我们带来危险,他们情急之下杀人灭口可就糟了。”

徐善明吓出一身冷汗,说:“那,咱还是别去了。”

赵怀古听他吓的声音都在颤抖,说:“这样,咱们去了并不盗墓,只是把坟扒开一些,我来判断一下这坟墓到底是什么时候埋的,然后再原封不动的给盖上,也就行了。”说到这里的时候,他心中也是一直在打鼓,毕竟这事儿从来没干过。

徐善明重新坐回床上,犹豫了一会儿,总算是点点头,说:“行吧。”

两人商议已定,找梁教授要了一些做工具的石头片,绑上木棍做成两个铲子。

吃过晚饭,两人回到住处,就等天完全黑透。再等一个小时,所有人屋里的火把都熄灭了,才蹑手蹑脚溜出来,沿着山路再次走向后山。

这次认识了路,走起来快了不少。约莫半个小时后来到那片坟地。徐善明驻足不前,说:“我有点害怕,我就不过去了,留在这里给你把风。”

赵怀古无奈,只好一个人去。来到坟墓旁,拿铲子小心的沿着坟墓的表面刮下一层大概2厘米厚的草皮,把草皮翻到一边,拿铲子继续往下挖了大概10厘米,手伸进去摸了摸。然后把土封好,再把草皮盖回来,压结实。又用同样的方法检查了另外三个坟墓。此时天色已黑,只有淡淡的月光,赵怀古虽然处理的小心,但也无法保证能看起来原封未动,不过现在没有更好的办法,只好希望村民最近并不会过来,等白天的时候再抽空过来修补。

赵怀古叫上徐善明,说:“走吧。”两人一前一后向山下走去。赵怀古不等徐善明问,就接着说:“我的判断没错,这些坟墓,是同时堆起来的,时间上来说,应该不会超过半年,这下面,应该也不会有人,也就是说,这些坟墓,都是假的。”

徐善明接口道:“看来我们确实是被故意安排到这里,只是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目的。根据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第二百三十八条规定,犯非法拘禁罪的,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、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,具有殴打、侮辱情节的,从重处罚。他们如果敢伤害我们,我就告死他们。”

赵怀古说:“人家也没拘禁你啊,你是自由的,随时可以走。再说了,这里不是中国领土吧,中国法律在这里适用吗?”

徐善明一时语塞,想了想说:“如果他们是中国的合法公民,那么也一样适用,就怕……”赵怀古当然也明白就怕什么,如果这些人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,那么想告他们,都不知道去哪里告。

赵怀古想安慰一下徐善明,说:“先别想这么多了,能出去再说吧,说不定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就感觉到徐善明走的慢了,心里一琢磨才发现,这本意是安慰人的话,说出来竟然结果更糟糕了。赶紧接着说道:“不过不会的,他们看起来并没有恶意。”

徐善明加快脚步,说:“嗯,咱们一切小心就是了。不过别再讨论了,咱们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。”

两人回到住处,倒头就睡。

此后的几天他们除了跟村民一起吃饭、上山拜送子观音,就在海边造船。说是造船,但因为工具不行,不过是要扎一个木筏罢了。最难的地方在于绳子。这绳子是梁教授提供的,用山上的亚麻制成,但可能因为制作工艺受限,平时用没问题,浸水后容易断裂,所以造了好久都不行。

这天,大家正跑去观音石像,半山腰看到一个人,这人一身黑衣,个子很高,正在路上向山上走,听到赵怀古他们的脚步声,扭头一看,吓的转身就跑,这人速度奇快,转眼之间就把大部队落下好远。

众人跑到石像前时,那人已站在一边等了好久。

大家按照流程做了一遍,那人跟赵怀古的反应几乎一模一样,所有动作照做不误。梁教授脸上露出微笑,向那人点点头。带着村民下山去了。石像前,只留下赵怀古、徐善明和新来那人。

徐善明打量了他一下,看他身高足有1米85,脸上轮廓分明,剃着板寸平头,一身黑色紧身劲装,一看就是一个精明干练之人。徐善明和赵怀古心想,这地方透着古怪,这样一个人的到来,必然会成为一个强大的助力,于是主动上前搭话,徐善明说:“今天刚到的?”

那人点点头。

徐善明接着问:“你叫什么,是干什么的?”

那人回答:“李远山,保安。”

徐善明在单位混的并不好,平时上班骑个电动车,门口的保安对奔驰宝马点头哈腰的,看见他的电动车总是爱搭不理,有时候还故意不给抬杆,心里对保安实在没什么好感,于是露出一副鄙视的表情,口气也带着嘲讽,说:“哦,原来是个保安啊,你们保安都……”话还未说完,李远山抬起腿向后踢去,胳膊粗一棵小树“咔嚓”一下,应声而断。徐善明张着嘴半天没合上,最后说:“都……都还挺厉害的。”

赵怀古看李远山露了这一手,决心拉拢他。就对他说:“你一定饿了吧,咱们一起去吃饭吧。”

李远山点点头,手一伸,示意他们带路,然后跟着他们走下山去。

李远山是一个惜字如金的人,这一路上赵怀古和徐善明把所见所闻竹筒倒豆子一般全都告诉了他,却只换来他几个“嗯”和“哦”。

赵怀古决定多了解一下李远山,于是问他:“你是怎么来的?”

李远山说:“晚上睡觉,醒来就这样了。”

赵怀古和徐善明马上顿住脚步,因为李远山的情况和他们都不同,这是很明显的,让人送到这里来的。这就更验证了他们的猜测。

徐善明说:“你有没有呛水?”

李远山说:“没有。”

赵怀古分析说:“如果我们所有人都是在船上遇到风暴,那未免也太巧合了,设计者一定是怕引起我们的猜疑,才要换一种方法,这样让我们更加摸不到头脑。”

徐善明说:“如此看来,我们一定是被安排到了这里,可是到现在也不明白,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。”

李远山说:“随机应变吧。”

接下来的两天,三个人不敢大意,所有的事情都保持和村民一致,怕因为行为特异而受到伤害。其他的时间就加紧造船。

又过了一天,在参拜完送子观音后,李远山对他们两个说:“留一下,石像有古怪。”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