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杨说话的地方

张弛有度 宠辱不惊

晴迷星途50心死

《晴迷星途50心死》

夏小雨说:“你这个就是歪理!”

张力夫说:“怎么歪了?”

夏小雨好像被张力夫绕晕了,说:“我现在还没想好,不过肯定是歪理,否则的话,按你这种说法,利用完别人,花了别人的钱,再把别人甩了,就是对的了?”

张力夫好整以暇,慢悠悠的说:“那请问夏小姐,如果你在一个公司上班,还不能辞职了?”

夏小雨一时语塞,虽然总觉得这跟上班辞职有所不同,可是一时之间想不起来到底哪里不同,只好说:“你……”

文总一看他们都快吵起来了,就赶紧说:“算了算了,这个问题就不争论了,这也不是咱们今天开会的主题。咱们还是继续讨论温晴的事儿吧。夏女士,您还有什么需要跟我们分享的吗?”

夏小雨好像因为刚才没有争过张力夫,脸还有点红,回过神来后说:“没了。万里,这件事情就让它过去吧。温晴不值得你继续为他费心。前段时间你联系我,问温晴的下落,当时我看着你那着急的样子,心里又有气又想笑,还有点心疼。今天本来我想去看看你,还没进门就看你的车出来了,我就一直跟你到这里,本来这些话我都不想跟你说,可是看你一直执迷不悟,所以今天才决定告诉你这些。你听我的话,让这件事情过去吧,你遭受的损失,如果不好在你爸妈那里交代,我可以想办法给你弥补。”

风万里心中像是打翻了酱料瓶,不知道什么滋味。本来夏小雨告诉他关于温晴的事情,他对温晴是恨之入骨,恨她骗自己,恨她隐瞒了所有的事情,恨她花了自己的钱还把自己给踹了,恨她给自己带绿帽子,恨她脚踩多只船,恨不得马上找到她,把她给杀了。可是后来,张力夫的一席话,他突然又纠结了,温晴这个可怜的姑娘,用尽一切办法想要摆脱贫困的生活,似乎也并没有什么错,她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,给自己带来的幸福和快乐,也是实实在在的,虽然时间不长,但仍然是他这一生中最宝贵最值得怀念的时光,心中纠结万分,实在不知道下一步应该怎么办才好。此时他只感觉心灰意冷,什么也不想干,什么也不想说,什么都不想思考。

大家知道他现在心情复杂,都沉默着没再说话,等他思考决定。

风万里沉默了许久,才说:“算了吧,一切都过去了。我现在想想,好像大家都没做错什么,每个人做的事情,站在自己的立场和角度,似乎都是合理的。我前一段时间因为这件事情,吃饭也不香了,觉也睡不着了,整天像梦游一样,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,公司的生意也大不如前了,用之前的话说,是被狐狸精抽去了魂魄了。”大家听到风万里终于释然,也就轻松了许多。

风万里接着说:“就像小雨说的,就让它过去吧。文总,咱们的合同,我不打算撤回了,之前进行过的计划,都过去了,如果还有计划没执行,把剩下的钱退还给我就可以了,之前的事情就不提了,你们也不容易,辛苦了。之前的事情,都是我的主意,所承受的损失,当然由我自己来承担。关于温晴的事情,我之前是错怪你们了,现在看来,很大程度上,是温晴自己的问题,当然我没有认识到温晴的个性和心机,一直被她蒙在鼓里,这也算是对我的惩罚吧。”说完站起来,准备离开。

夏小雨也站起来,说:“你现在要去哪儿?”

风万里说:“不知道,随便走走吧。”

夏小雨说:“那我陪你去吧。”说完跟着风万里走了。

文总等他们走后,沉默了很久,最后说:“这件事情太出乎意料了,很多东西我需要好好的想一下。我们的这个项目因为比较特殊,给太多人带来伤害了。力夫,马驰出事之后,合同的人员还没安排,你就辛苦一下,和风万里那边对接一下,把所有的合同文件处理好,尽快结束这个项目吧。”

张力夫答应了。

文总说:“大家之前都辛苦了,这个项目也算是结束了,大家都休息一下吧。我今天去看看依云。”他虽然说的是大家,可是会议室,一共才3个人而已。

中午,文总拎着盒饭,去医院看望程依云。到了病房才发现,程依云不在,而且病床都被收拾了,东西也被清空了。文总慌了,赶紧去找护士。护士查询了一下资料,说:“程女士被转走了。”文总很着急,说:“转走了?转到哪里去了?”护士说:“转到VIP病房了。在618房间。”文总说了声谢谢就赶紧向618跑去。

进了房间,看到了程依云正躺在病床上休息,这个病房是个单间,只有她一个人。

程依云看到文总进来,坐了起来。

文总说:“怎么转到这里来了?”

程依云经过这几天的休息,已经好多了,听医生说自己的脸虽然毁容了,但是面积并不是很大,而且后期可以使用植皮手术恢复到原来的80%左右,况且又已经接受了文总的表白,心情已经好了很多,这时候听到文总这么问,也很惊讶,说:“不是你安排的吗?”

文总说:“不是。什么时候转的?”

程依云说:“就在刚才,大概半个小时之前。哦,对了,还有一束花,是你送的吗?”文总刚进来就看到了床头柜上的一束鲜花,不过还没开口问罢了。

文总一边说着不是,一边走过去,把饭盒放在床头柜上,拿起鲜花,拆开包装,准备插在花瓶里。包装拆掉后,从花束里漏出一张银行卡,掉在了地上。文总把银行卡捡起来,看到背面贴着一张纸条,上面写着“手机号后六位”几个字。

文总说:“鲜花是什么时候送来的?”

程依云说:“就是刚才,转到这个病房不久。”

文总说:“那我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了。”然后把盒饭给依云,让她一边吃,一边跟她说今天发生的事情。

程依云听到中间,饭都忘记吃了,需要文总不停的提醒,才最终把饭吃完。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