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杨说话的地方

张弛有度 宠辱不惊

晴迷星途55落网

《晴迷星途55落网》

文总说:“那后来呢?”

风万里说:“好几次我都想直接把她囚禁在我家里,一辈子不让她出去,可是后来看到她对我的态度,就想想算了,让她走吧。于是我就等她醒了之后,把她送回去了,并且威胁她说如果敢报警,就弄死她。她被注射了毒品,真的是吓坏了,回去之后果然没有报警,我为了让她持续吸毒,还给她家里放了一些。从那以后,她果然掉入陷阱,彻底染上了毒瘾。”

文总说:“你既然威胁她不能报警,那么她吸毒又是怎么被警察知道的呢?”

风万里说:“还不是因为她的小保姆。我本来的想法是,虽然我可能再也得不到她了,但是我还是能控制她,就是用毒品,从此以后,她肯定也没法再混娱乐圈了,所以就不会有收入,那么她想吸毒,就只能来求我,我就可以一直控制她。可是她有一次吸毒,被她小保姆看见了。本来她那个小保姆,不是一直在她家,就是给她做饭,收拾房间,跟家政服务差不多。有一天她做完饭走了,结果东西忘带了就又回来了,正赶上温晴控制不住在吸毒,把小保姆吓坏了,拿出手机就要报警,温晴也吓坏了,她知道一旦报警自己就危险了,就想去阻止她,可是她正在毒瘾上,状态低迷,没拦住。小保姆跑出去,报警成功了。温晴吓坏了,赶紧给我打电话,把经过告诉我了,让我去救他。我当时也有点慌,哪里还敢去救她啊。然后她就被警察带走了。”

文总说:“那警察是怎么抓到你的?”

风万里说:“唉,还不是因为夏小雨吗?温晴出事之后,我也害怕了,可是这事儿,我不敢跟我爸妈说,也不敢跟我身边的朋友说。后来我就想到了夏小雨,你也知道,她喜欢我,而且比我家有能量,于是我就找她。她听了我说的所有的事情,跟我说,还想不想活。我当然说想啊,夏小雨说,那就要跟她在一起。跟她在一起之后,她想办法把我送出国,然后她也出国。我当时很犹豫,不知道应不应该答应她。后来想到要保命,就答应了。不过夏小雨看我很犹豫,就问我说,是不是从来没喜欢过她,是不是想出国之后把她甩了,是不是从来没有想过跟她过一辈子。我当时脑子很乱,哪里能考虑那么多问题,所以就一直没回答,夏小雨还以为我默认了,跟我说,好,既然如此,那么你就去坐牢吧。我一听才知道她误会了,就赶紧跟她解释,说不是不喜欢她,只不过是脑子很乱。但是夏小雨是一个内心很坚定的人,我这么说,她更觉得我是在敷衍她了。所以她跟我说,既然她得不到我,就干脆送我进监狱,这样大家都省心。本来我还想跑,但是夏小雨确实很厉害,她不知道怎么跟踪的我,我还没出城,就被警察拦下来了。”

文总说:“那陆菲是怎么回事?”

风万里说:“我不知道,陆菲好像是温晴把她供出来的吧,主要说的是那天绑架的事儿,陆菲不是跟我一起被抓的,那次她帮我抓到温晴,我就再也没见过她。”

文总点了点头,似乎所有的疑团都被解开了。

风万里说:“文总,您刚才说有办法,不是在忽悠我吧?”

文总说:“你能不能证明,你自己从来没有吸毒?”

风万里很沮丧,说:“恐怕不行,警察似乎已经去过我家了,从我家里搜出了一些毒品。”

文总说:“你能不能说你是因为温晴才购买的呢?”

风万里说:“那恐怕也不行,购买毒品也够判的了。”

文总说:“牵扯到毒品确实比较麻烦,你爸妈有什么办法吗?”

风万里说:“没啥办法,老两口的主业其实在重庆,如果是在重庆,可能还有一线生机,可是这里是上海,本来我们家人脉在这边就不太行,碰到这种事,也是束手无策。前两天我妈来看我,哭的眼睛都肿了,看起来是没啥办法了。”

文总说:“那你说,如果我去找夏小雨,还有机会吗?”

风万里说:“那麻烦您去试试吧,我也不知道她有没有什么办法。”

后来,文总去找了夏小雨,夏小雨表示沾了毒品谁也没办法,中国禁毒力度太大了。没抓之前跑到国外还行,现在已经进去了,谁都没办法了。

文总在自己的办公室,见到了张力夫。

文总说:“力夫来了,坐吧。什么事儿?”

张力夫说:“文总,咱们这个小组,要解散了,我可能要去其他团队了。”

文总很惊讶,说:“谁说的要解散了?”

张力夫说:“我表舅说的。”

文总说:“你表舅是谁啊?”

张力夫说:“就是李总。”

文总像是第一次见到张力夫,说:“你是说公司副总裁李总,是你的表舅?”

张力夫点点头,说:“是的。”

文总说:“失敬失敬。那你怎么不早说呢?”

张力夫说:“因为我本来就是卧底啊。”

文总说:“卧底?什么卧底?”

张力夫说:“就是监视你们这个团队的卧底啊。其他团队也都有,只不过大家都不公开罢了。”

文总说:“你是说,所有的团队,里面都有一个是李总的人?”

张力夫说:“不一定是李总,也可能是王总,都是他们比较信任的人吧。”

文总说:“你们监视我们什么呢?”

张力夫说:“看你们是不是会做太出格的事儿啊。要不你以为马驰是被谁举报的?”

文总说:“什么?你是说马驰是被你举报的?”

张力夫说:“对啊。他们俩都贪污一百多万了,我再不举报他们,还不知道要再接着贪污多少呢。”

文总说:“人家马驰可当你是兄弟啊,你就这么把他出卖了?”

张力夫说:“怎么是我出卖?我本来就是干这个事儿的,举报他是我的本职工作好吧。再说了,谁让他当我是兄弟的?他自己乐意啊。很多事儿他都不瞒我,还说以后教我,让我也能赚些钱,笑死我了。”

文总说:“好好好,那你今天跟我说这些干嘛?”

张力夫说:“因为你马上要被公司解聘了。”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