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杨说话的地方

张弛有度 宠辱不惊

随波逐流04石像

《随波逐流04石像》

两个人吓一跳,等所有村民都走了,才问:“怎么了?”

李远山指着石像说:“颜色不对。”

赵怀古是学建筑的,马上理解李远山的意思了。他在石像的左右都看了看,说:“远山说的没错,这石像,是人为做旧的。”他又在石像上拿手摸了摸,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,接着说:“他们做旧的方法是用高锰酸钾拿开水冲好,涂到石雕像上,等到高锰酸钾向石像里浸润后,再将表面浮色用清水冲刷干净,然后用黄泥浆擦一遍,就能达到做旧的效果。这种做旧方法做起来简单,效果也比较逼真,不过有一个致命的缺陷,就是不能碰碱水。高锰酸钾遇碱会起反应,淋上碱水之后颜色也就脱落了。”

徐善明说:“可是到哪里去找碱水呢?”

李远山说:“我会。”

三人于是下山,按照李远山的安排去寻找各类物品。

赵怀古去找了一些木材和枯草,堆成一堆引燃,任其燃烧。徐善明去找梁教授要了一些粗麻布,为了不打草惊蛇,告诉梁教授说要给李远山做铺盖用。李远山找了一个村民用旧的石锅,用石头搭了一个简易的灶。

他们做的这些,都是在他们造船的地方,距离村子大概有几百米远,为的是不要引起村民的注意。

木材和枯草燃烧完成后,剩下一堆草木灰,徐善明用粗麻布当筛子,把大块的木炭等杂质过滤掉,把较为精细的草木灰放入石锅里,李远山往石锅里加入一些水,放在灶上开始加热。这样煮沸之后,再煮20分钟左右,把火熄灭。

徐善明说:“这样就行了?”李远山说:“不行。放一夜。”

剩下的时间三个人继续造船。

第二天,石锅中得到一些黄色液体,看起来应该就是碱水了。三个人每人拿一片粗麻布,沾了一些碱水。等去参拜送子观音的时候,放入裤兜。

等村民离开后,他们拿出麻布,将其中的碱水拧出,滴在石像上,再用麻布去擦。果然,石像上的锈斑一擦就掉。

三个人站在石像前悄悄商议。

徐善明最喜欢与人争辩,当即说道:“咱们去找梁教授理论去。”

赵怀古说:“理论什么?”

徐善明说:“这石像,很明显就是有人做的手脚,当然跟他理论,问他为什么这么做,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?”

赵怀古说:“他如果不承认呢?他说他也不知道,这石像不是他们做的,咱们怎么办?”

徐善明说:“还有那坟墓呢?看他们怎么解释。”。

赵怀古说:“坟墓那也是我的猜测,咱们也没有真的把所有的坟墓都扒开看一遍。他们自然有办法可以搪塞我们。如果我们说要挖开坟墓看看,你觉得他们会答应吗?梁教授一句话就可以封住我们的嘴,他只需要说,你们怀疑我们你们可以走啊,又没人管你们。但是你现在想掘他们的墓,他们估计会跟你玩命。”

徐善明说:“实在不行,就来硬的,反正我们有远山。”

李远山说:“就怕他们有武器。”

徐善明吓了一跳,说:“不会吧。”

赵怀古心说这人是咋当上律师的,怎么一点推理能力都没有。于是跟徐善明解释说:“你想想,如果我们都是被安排上来的,那么他们对远山的能力是知道的,他们这么肆无忌惮,说明他们并不怕远山来硬的,也就是说人家有防备。”

徐善明彻底泄气了,说:“那你们说怎么办?”

赵怀古看了李远山一眼,李远山点点头。赵怀古接着说:“这样看来,他们把我们安排上来,并不是想要害我们,也就是说,我们只要不做什么出格的事儿,看起来并没有生命危险。” 赵怀古低头想了一下接着说:“我觉得咱们还是按兵不动,装作什么都不知道,所有的事情照常进行,看看后续是否有转机。”

李远山说:“如果这些都是假的,那么梁教授说的磁场问题,也是假的,那么……”他的话还没说完,赵怀古和徐善明心中开心的已经快要炸开了,这些天积压在心里的忧郁荡然无存。徐善明跳起来抱住李远山,恨不得亲他一口,口中说道:“别看你话不多,倒都是说在了点上。”李远山嫌弃的把他推开,说:“别得意忘形。”

此后的两天,三个人心无旁骛,一心造船,他们心中已经坚信,梁教授在骗他们,所以只要他们能造好船,就一定可以出去。

村民对三个人的行为不怎么理睬,只有梁教授有一次过来询问他们造船的进度。出于惯例,把之前没人能离开的话又强调了一遍,苦苦挽留,希望他们不要以身犯险,免得葬身大海。

三个人对梁教授表面上唯唯诺诺,暗地里加紧造船,一刻也不停。梁教授看他们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,也就不再过问。

有天下午,三个人在休息的时候,赵怀古问了一个问题:“村民平时都干嘛?”这问题看起来无聊,其实挺关键。因为人活着,总要有目标,有目的,他们不能生育,没有后代,而且还不会老,那么他们活着的目的是什么呢?徐善明之前也说过,之所以一定要出去,是因为觉得在这里跟死了没啥区别。可是他们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,支撑他们活下去的动力是什么呢?

徐善明说:“不太清楚,不过我之前经过他们的房间,看到他们在玩游戏,好像是打麻将,玩扑克牌之类的。”

赵怀古说:“他们哪来的这些东西?”

徐善明说:“应该是他们自己做的,也不难。”

赵怀古说:“他们怎么会玩儿扑克?”

徐善明说:“应该是梁教授教给他们的,梁教授是北京来的,有见识。不过他们的玩法可能跟我们不一样,估计他们不会斗地主。”

赵怀古说:“那么他们的生活就是每天吃、玩儿、睡?”

徐善明说:“嗯,吃的不够了,就集体去山的另外一侧采摘,据说他们去一次,可以够吃两个月的。”

赵怀古说:“这么说,你并没有跟他们一起去采摘过食物?”

徐善明摇摇头,说:“没有。”

赵怀古接着说:“那么水呢?这里哪来的淡水?”

徐善明说:“梁教授说的是在厨房后面那条小路尽头,有一个天然蓄水池,他们都是从那里打水。”

这期间,李远山一直没说话,赵怀古说:“远山,你怎么不发表看法?”李远山说:“我觉得没必要了。如果我估计不错,明天咱们就可以坐船离开了。”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