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杨说话的地方

张弛有度 宠辱不惊

随波逐流02盗墓

《随波逐流02盗墓》

赵怀古顿住脚步,说: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
徐善明说:“我来到这个岛上的时候,不知道昏迷了多久,这中间的记忆一点都没有,而且,我在海上漂了这么久,身上也没有浮肿,甚至说,我在岸边醒来的时候,口腔和肺里面,连呛水的感觉都没有。所以我越来越觉得这像是一个恶作剧,想看看把我丢在这个岛上我会怎么办。”

赵怀古沉思起来,他突然发现自己也是这样的。于是他说:“你的怀疑,很有道理。”

两个人边走边说,不知不觉来到赵怀古醒来后第一次看到这条路的那个地方,赵怀古指着海边,说:“你也是从这里醒来的吗?”

徐善明摇摇头,说:“不是,我是在他们村子旁边。”

赵怀古饿的肚子叫了起来,想起吃的,问道:“在这个岛上都吃什么?”

徐善明说:“主要是水果,面食和肉。水果是在山的另外一侧摘的,不知道是什么,长的像苹果那么大,形状也像苹果,不过需要把外面的皮扒开,里面的果肉,怎么说呢,看起来就像腐烂的肉,或者木头渣,不过吃起来倒是香甜可口。面食主要是一种像是山药的东西,把那东西煮烂,弄成泥后,可以团成窝窝头,然后再蒸,挺甜的,估计含不少淀粉。肉就简单了,就是兔子肉,他们在山上找到了兔子,抓了回来养着,除了吃兔肉,兔毛絮在衣服里过冬。其他的动物应该也有,不过估计没兔子好吃,反正这几天,我都是吃兔子肉。”

赵怀古听到有这些吃的,放心了不少。想到自己身上一分钱都没有,就问道:“你吃的东西,都是他们给你的吗?要收钱吗?”

徐善明听了这话哈哈大笑,说:“他们收了你的钱,到哪儿去花啊?咱们在这里吃东西,别说花钱,连做都不用自己做,他们吃饭,都在一起,你只要过去,他们就给你碗筷,你想吃什么自己拿,随便吃多少都行。吃完以后,你想帮忙刷碗,他们也不阻止,你不想干活,推碗就走,他们也不管。”

赵怀古这才彻底放心。果然,这条路的另外一边,是沿着山,通向山的背后,沿路转过山去,就看到了他们的村子,这村子建在一块山坳里。这条路从山坳穿过,两边有一些用木头搭起来的简单的房子。路穿过山坳,继续向山后延伸,不知道通向哪里。

徐善明望向赵怀古,看到他脸上凝重的表情,说:“你也感觉出来了?”

赵怀古沉重的点点头,说:“嗯,这地方,看起来像是建成不久,不像是存在几十年的样子,空气中似乎还有一种新鲜木头的味道。我现在感觉,你的猜测不错,这地方确实不正常。”

徐善明一副英雄所见略同的模样,说:“我也是这种感觉。如果这真的是一个恶作剧,说明我们还是很有希望走出去的,说不定,到最后告诉我们这是个什么奖,每个人给我们几百万也说不定。”

赵怀古突然想起了什么,说:“有一个电影,不知道你看过没有。”

徐善明迫不及待的说:“你说的不会是《楚门的世界》吧?”赵怀古点点头。徐善明接着说:“咱们算是想到一起去了。我一直在想,这地方说不定就是一个很大的真实拍摄现场,咱们都是演员,场外有很多人在看我们的直播,说不定出去之后我们就是大明星了,到时候……”他突然说不下去了,神色黯然道:“这虽然一直是我的希望,可是,我最近这几天找遍了附近,一个摄像头或者摄影机都没找到,别说摄像机,这地方连一个电器都没有。你说,如果真的是一个真人秀节目,总该有设备在拍我们吧,所以,我现在想,这种可能性也不大。”

赵怀古哑然失笑,心想这律师跟别的律师真是不同,别的律师逻辑推理能力都很强,所有东西都讲究证据,而这个律师,怎么总是异想天开,难道他打官司靠幻想?不对,难道,他不是真的律师?

赵怀古轻咳一声,安慰他说:“至少目前看起来,我们还没有任何危险不是吗?”徐善明抬起头,笑了一下,说:“没错,咱们走吧,去吃饭去。”

两人并肩走进村子的餐厅,这餐厅是用木头和木板搭建,看起来倒也挺结实。餐厅中间是一个长长的桌子,就像是一个会议桌。桌子两边放着凳子,说是凳子,很多不过是一截稍加修理的木头。

赵怀古轻声问徐善明:“为什么家具这么简陋?”徐善明说:“因为这岛上没工具,因为没有铁。他们用的工具,都是石头。据梁教授说,这山上有一种石头,是一层一层的,厚薄不一,那些薄的,截断之后磨一磨,后面绑上一个木棍,就可以当刀子用,厚的可以做成斧子之类的。不过石头毕竟不是铁器,用起来不顺手,所以他们就没想着费力气做更精致的家具。我不是说说要造船吗,一个星期过去了,连个筏子都没做成。”

赵怀古点点头。仔细观察了一下房子和桌子的结构,想了想。然后向四周看去,桌子的一头朝向的那面墙上,有一个门,与旁边的一个房间相连,此时敞开着,透过门能看到有人在那个房间忙碌,看起来那是厨房。正对门口的那面墙上,安装着一排排的小木盒,每个木盒上面都写着编号。

徐善明看他在观察那些小木盒,就对他说:“36号是我的,我喜欢36这个数字。”赵怀古转过头,看到他兴奋的表情,似乎已逐渐融入这个奇怪的集体。

这时,饭做好了。村民们鱼贯走入餐厅,其中几个人,将装着食物的木盆抬进来,放在桌上。其他人去自己的木盒里拿碗筷,找到一个座位坐下,把碗筷放在桌上。有一个看起来大概20多岁的小姑娘,给赵怀古拿来一副新碗筷,这碗筷都是木质的,看起来还算精致。徐善明带他找位置坐下。等所有人都坐下,梁教授走到桌前,从盛饭的木盆中拿出木勺,朝着木盆边沿敲了一下,发出“嘭”的一声响。所有人呼的一下全部站起,连徐善明也毫不犹豫的站起来,赵怀古跟着站起来。梁教授再敲一下,所有人把手高高举起,赵怀古虽然不明所以,也跟着举起手来。接着,所有人一起高喊:“娘娘保佑!”连喊三遍,旁边的徐善明喊的还挺响亮。赵怀古前两遍没跟上,第三遍就已经和徐善明一样,喊的又响又齐。所有人“啪、啪、啪”拍了三下手,然后开始坐下吃饭。

赵怀古跟着徐善明坐下,低声问:“这是干嘛?”徐善明有点不好意思,说:“其实我也不知道是在干嘛,不过他们每顿饭都这样做,看起来像是宗教里面的谢饭祷告,估计是他们的习俗吧。”赵怀古沉思了一下,说:“必须这样做吗?”徐善明看他表情严肃,忙说:“不是。我刚来的时候,就是在他们村子旁边,醒来以后什么都不知道就被邀请过来吃饭。第一次见到这阵势吓了一跳,不过我还是照他们样子做了,当时我想,他们做啥我做啥,总是不会错的。后来有两次,他们做的时候,我就没做,就看着他们。他们好像也毫不介意,也没人问。不过后来,每次他们做,只有我自己看着,觉得浑身不自在,所以也就跟着做了。你别说,每次认真做了的时候,都有一种庄严的仪式感,觉得自己是这个集体中的一员了,要不感觉是白吃人家的饭,有点不太自在。”

赵怀古点点头,说:“搞清楚状况之前,咱们先跟着他们,他们做什么咱们也做。”徐善明边吃边“嗯”了一声,说:“我也是这样想的。”此时大家都已开始吃饭。村民们开始有说有笑,梁教授说话声音温柔动听,让人忍不住想要倾听他说话。大家说的,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,讨论的都是什么食物还有多少,谁的衣服破了之类的。在这荒凉封闭的海岛上,听着大家叽叽喳喳的聊天,倒还让人感觉到一丝温暖。

赵怀古是真饿了,吃了半碗肉和四个白窝头,最后还喝了一碗青菜汤。

吃完饭,赵怀古和徐善明来到他造船的地方看了看。这船只不过是拿三根木头,用绳子绑了起来,距离能航行,还差很远。赵怀古说:“我觉得造船先不忙,如果我们没搞清楚这里的古怪,估计就算造好了船,也像梁教授说的,还是逃不出去。”徐善明如何不知,不过他本来希望赵怀古能帮助他或安慰他的,没想到竟说出了他最担心的心里话,神色顿时黯淡下来。赵怀古为了分散他的注意力,说:“穿过村子的这条路,往后通向哪里?”徐善明说:“我也不知道,我一个人,不敢走那么远。”赵怀古向路的尽头看了看,说:“咱们俩一起去探探?”徐善明连连说好。于是,两个人随手捡起一根木棍,作为防身工具,一前一后向前走去。

这条路通向后山,走出几百米后,开始逐渐陡峭,再爬一会儿,出现几个转弯,继续前行,是一片空地。徐善明走在前面,突然“啊”的一声大叫,站住不动。赵怀古跟在他身后,从他旁边走出来,看到前方稀稀拉拉的几十个坟头。有些前面有墓碑,简单的刻着歪七八扭的名字,有些只是一个简单的土堆。坟头上稀稀拉拉长着一些杂草。看起来,在这个海岛上死掉的人,都应该是埋在这里了。

徐善明有点害怕,说:“怀古,这地方挺瘆人,天也不早了,要不咱先回去吧。”赵怀古没理他,绕着几个坟头转了几圈,这才对徐善明说:“嗯,走吧。”

两个人回到徐善明的住处,这是一所更简易的木头房子,除了一张床什么都没有,床上是麻布做成的床铺。两个人坐在床上休息。

赵怀古对徐善明说:“今天晚上你敢不敢跟我出去一趟?”徐善明脸上露出兴奋的颜色,说:“干嘛去?”赵怀古压低声音,说:“盗墓!”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