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杨说话的地方

张弛有度 宠辱不惊

晴迷星途24对质

《晴迷星途24对质》

张院长再也控制不住,说:“你们都有毛病是吧!自己的正经事儿不干,跑到这里来瞎凑什么热闹?这是学校,不是让你们追星的地方。真是吃饱了撑的闲的没事干。”说“不走”的那几个男孩儿,开始嚷嚷起来:“你说谁吃饱了撑的?”“你说谁有病?”学院的老师、会议室答辩的老师和同学,听到吵闹声,都围了过来。

张院长说:“我说的,你能把我怎么着?这是学校,还反了你们了。周丰羽。”答辩秘书老师应声道:“在呢。”张院长说:“马上叫学校保安,然后给110打电话,他们这算是非法集会,严重扰乱学校教学秩序,影响学校师生安全,报警!”周丰羽说:“好的。”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。

那个领头的小姑娘看事情要闹大,赶紧跟那几个男孩儿说:“咱们还是先走吧,别把事情闹大了。”那几个男孩儿听说老师要报警,也有点慌,可是嘴上还不饶人,指着张院长说:“你别得意,给我等着。”一边说,一边开始往楼道外面走。这时候,学校保安已经过来了,开始安排这些人,有序离开校园。

等这些人离开后,张院长说:“大家都回去忙吧。咱们继续答辩。”

温晴吓的够呛,答辩的时候紧张的语无伦次,张院长安慰她说:“温晴,你别紧张,这件事情跟你没什么关系,好好讲你的。”温晴这才稳定情绪,把自己的论文内容讲完。

本来这件事情到这里,也就告一段落,算是结束了。可是半个小时后,快看平台上的一个短视频,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和讨论,视频拍摄的就是张院长在门口生气的时候说话的那个场景,不知道被谁用手机拍摄了下来,并且传到了网上。因为这个视频只有中间这一段,没有前因后果,大家只看到了张院长在发飙训人,视频配的介绍是:“重庆某知名大学经济学院院长,咆哮嘶吼毫无教养,简直是大学的败类。”

该视频迅速被转发到了连接、友达、问我等社交媒体上,引发了大量的关注与讨论。由于不知道前因后果,大部分人对视频中院长的态度是批判性质的,已经有人认出视频中的人是重庆商贸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张全友,在批判时把重庆商贸大学也捎带了进去。重庆商贸大学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。

下午四点。

会议室。

文总、程依云、另外两个男的,还有一个小姑娘围坐在会议桌旁。

小姑娘看起来有点紧张,战战兢兢的样子。

文总说:“整个事情就是这样的?”

小姑娘点点头。

文总接着说:“动手了吗?”

小姑娘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。

文总说:“视频,是谁拍的?”

小姑娘摇摇头,说:“当时一离开那个学院,就都走散了。是大家解散了之后,才发到网上的,所以现在肯定也查不出来了。”

文总说:“当时带头闹事的那几个,是咱们自己的人吗?”

小姑娘没有回答,看着另外一个男的。

文总喊了一声:“是就是是,不是就是不是,你看他干什么?”

小姑娘吓一跳,慢慢点了点头。

文总接着说:“那几个人,是干什么的?你认识吗?”

小姑娘说:“不认识,第一次来,之前从来没见过。”

文总已经开始有点生气,说:“那你为什么不阻止他们闹事?”

小姑娘委屈的脸都红了,说:“他们不听我的。”

文总说:“他们都是哪里人?”

小姑娘说:“都是重庆当地的,不是从咱们这里派过去的,太远了,就在当地找的。”

文总说:“行了,没你的事儿了。你先到旁边的办公室等一下,有事再找你。”

小姑娘像是卸掉一个沉重的包袱一样,长舒了一口气,赶紧出去了。

文总说:“郝部长,你怎么说?”

刚才被小姑娘看的那个男的,轻咳一声,说:“文总啊,别这么生气嘛,有话咱们慢慢说。”

另外一个男的,也接口说:“就是,慢慢说慢慢说。”

文总说:“行,那咱们就好好说。我想请问郝部长,你们人力供应部这次给我这个活动找的托儿,到底都是些什么人?”

郝部长说:“还能有什么人,群众演员嘛。”

文总说:“群众演员?根据刚才那小姑娘描述的经过,您也好意思叫那些人群众演员,你别侮辱群众演员这几个字了。他们的表现,就是街头的小混混!跑到大学里面跟人家院长吵架,他们怎么不上天呢?”

郝部长老脸一红,说:“这里面有几个质量确实差了一点,不过街头小混混倒是不至于。文总啊,你也知道,最近这行情,群众演员普遍都涨价,不好找啊,咱们这经费也都有限,只能找这样的。”

文总气的脸都白了,说:“好好好,郝部长,您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啊。依云,去把马驰叫来。”依云答应了一声,出门去把马驰找来了。马驰进门后,说:“文总您找我?”文总说:“你跟我说说,这次温晴的毕业答辩应援计划,我们给人力供应部的预算是多少?”马驰说:“2万。”文总又问:“我们要多少人呢?”马驰说:“30到50人。”文总说:“把文件打开,投到屏幕上。”郝部长旁边的人说:“文总,这没必要吧。”马驰正在犹豫不决,文总喊了一句:“打开!”马驰迅速的接上笔记本,把和人力供应部签订的文件投影在智能电视上,上面清楚的写着,向人力供应部划转2万元,要求30至50个群众演员,下面就是一些具体的要求和安排等。文总用眼睛盯住郝部长,对马驰挥挥手,示意他出去。然后说:“依云,去把那个小姑娘叫来。”依云答应了,去把刚才那个小姑娘又领了进来。

小姑娘刚松了口气,现在又紧张了。文总说:“今天的活动,一共去了多少人?”小姑娘说:“一共一百二十多个。”文总接着说:“咱们的人,是多少个?”小姑娘没敢说,拿眼睛看着郝部长。郝部长旁边的那人开口了:“问你话呢,你老看他干什么?如实汇报!”小姑娘说:“38个。”文总向依云挥挥手,示意她带小姑娘出去。等她们离开了,文总才说:“2万块钱,38个人,平均一个人500块,一个上午的活。您还跟我说这个价格只能找些小混混?人数少也就罢了,关键是质量还给我找这么差的。”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