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杨说话的地方

张弛有度 宠辱不惊

随波逐流09真相

《随波逐流09真相》

梁教授疼的头上冷汗直冒,不过还是点点头,说:“你们问吧。都到这时候了,我不会再有任何隐瞒。”

李远山看向秦若水,示意由他来问。

秦若水整理一下思绪,说:“您是王子清王教授吧。”

这话说出,门外众人大吃一惊。徐善明吃惊是因为梁教授竟然变成了王教授,其他人吃惊是因为他们竟然发现并认出了王教授。

王子清点点头,说:“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秦若水说了。

王子清摇摇头,说:“言多必失,言多必失。唉!”

秦若水接着说:“您是不是在做从众心理的实验?”

王子清点头说:“没错。你既然已经认出了我,想必知道我的研究方向。在中国,我说自己是研究从众心理学的第二人,恐怕无人敢称自己是第一。门外这些人,都是我的助理、学生,还有一些是我雇来的。”

王子清此时气息已稳定,不等秦若水问,接着说:“之前的从众心理研究,多在室内,或者封闭的空间,我想做一个大的实验,就想到了在一个小岛上。这小岛看起来挺大,但是仍然符合我们的实验要求的封闭空间。大概五年前,我有了这个想法,可是需要耗费巨资,我到处拉项目,找投资,没有人愿意资助我。我那段时间,像是得了失心疯,遇到一个人就跟他讲我的这个计划,后来还真让我遇到了,他愿意支持我,于是他给了我一大笔钱,我为这个项目已筹备了将近两年,两年啊,今天竟然失败了,唉!”

这时,徐善明不知何时已来到屋里,听到这里说道:“这么说,我们都是你绑架来的?你这么做是违法的你知道不知道啊,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……”

王子清打断他说:“你们失踪,都是在公海上。我找了一家公司,他们是专门做这个的,把你们几个请到岛上来,花费了我7成的经费。那公司很专业,只要我不露马脚,最后把你们安全送回去,神不知鬼不觉,谁也查不到我头上。送你们回去的时候,我会送给你们每人一笔钱,并给你们留一个信息,告诉你们这就是个恶作剧,你们也不会受到任何伤害。”

这段话说完,各人心中暗自嘀咕,因为从之前得到的信息来看,王子清并没有完全说实话,因为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在公海消失的。

徐善明喜欢盘问别人,于是接着说:“那这岛呢?”

王子清说:“是我租的。这岛离大陆也没多远,只不过这岛很小,也没啥人来,之前被一个商人买下,我知道后,就租了半年。这岛上的房子、石像、坟墓,都是几个月之前修建的,咱们吃的食物、淡水,也都是提前运过来的。”

徐善明接着问:“你费这么大劲,到底是为了什么啊?”

王子清说:“为了验证我的一个想法吧。我是做从众心理研究的,越研究,越觉得人类愚蠢。你看看现在这社会,大家都在随大流、随波逐流。你看那些追星的,追的那都是些狗屁,一点才华都没有,不过是因为身边的人都在追,所以他们也追,觉得自己不追好像跟别人都没话题,是个异类。简直是愚蠢!你再看看现在做研究的,什么热门研究什么,一窝蜂一样,趋之若鹜。都是垃圾!我要证明的,就是所有人都是从众的,没有主见,只会随波逐流,都是愚蠢的,任何人都逃不脱成为乌合之众中的一员。”

徐善明接着问:“那你弄这些乱七八糟的干嘛?”

王子清苦笑道:“当然是为了制造条件。研究表明,越是在危险的环境中,人越容易产生从众心理。所以我故意将这个地方说的很邪门,好让你们产生恐惧。这样你们就会更容易加入我们的集体以寻求安全帮助。这石像、山后的坟墓、晚上的闹鬼,都是一样的,目的是产生一种宗教的仪式感,好让你们接受这个离奇的设定。那石像刚雕成不到三个月,用了手段做旧。那坟墓都是空的,晚上闹鬼,是有一根鱼线连着木棍从屋后坠下,有人在屋后树上拉着鱼线,一拉一松就实现了敲门的效果,你们看到的白影,不过是用鱼线拉着的衣服而已。徐先生你,不正是处于对未知的恐惧,最终选择加入我们了吗?”

徐善明有点恼怒,又有些懊悔,说:“还有什么?”

王子清说:“大部分人从众,无外乎几个原因:抱团取暖、不愿成为异类和集体感。抱团取暖就是为了对抗外界的风险。不愿成为异类也好理解,所谓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,堤高于岸,浪必摧之,大部分人担心成为异类就成为目标,就成为靶子。说到底,人类是一个概率动物,他们做的每一个行为和决定,都是朝着利益最大概率而去的。而集体感,指的就是感情,让大家有一种集体的温暖。他们现在弄的什么粉丝团,就是这个道理。”

徐善明听他说的,自己几乎全中,立刻说道:“那又怎么样?这样不是很好吗?”

王子清说:“很好是很好,因为这样最简单。可是你有没有想过,这样就容易被人利用。别人如果像我这样,找了一堆人,来煽动你,给你外来的压力,你就被洗脑,进入他们设定的圈套。现在网络上的很多营销公司,就是这么做的,一个明星,一捧就红了,太简单了。只需要雇一堆人,假装粉丝,每天去网上散播崇拜他的言论,那么他马上就红了,不管这个人有没有才华,私下里多么人渣,只需要包装好点,就有其他人随大流开始崇拜他,这些愚蠢的人,还以为崇拜了一个什么高尚的偶像,其实背地里都是鸡鸣狗盗之徒。悲哀啊悲哀。”

所与人都沉默,徐善明气的呼呼喘气,可是找不到好的理由去反驳他。

王子清有点得意,说:“我的目的就是要得出这样的结论,告诉世人,不能盲从,不能随大流,不能随波逐流。我要用实验证明,只要方法得当,你会接受你本来并不接受的观点,你会做出你本来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、动作和行为,而这个过程是潜移默化的,你自己都不知道,就已经别人洗脑,进入别人的全套,帮奴役你的人摇旗呐喊,还觉得自己开心快乐,其实自己也不过是乌合之众罢了。这些人,都没有自己的个性和判断,都是行尸走肉,行尸走肉!”

王子清越说越激动,仿佛要把他对这世界的所有不满,对人们愚昧的愤恨,统统发泄出来一样。他的助手和学生,看到平时温文尔雅的老师变成了这样,一个个目瞪口呆,不知所措。

就在此时,海上响起了轮船的汽笛声。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