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杨说话的地方

张弛有度 宠辱不惊

随波逐流06闹鬼

《随波逐流06闹鬼》

赵怀古不解,说:“这算哪门子反抗?”

秦若水说:“你不懂。不过你要相信我。”

赵怀古看着她忽闪的大眼睛,一时犹豫不决,转头看着李远山。李远山思考了一下,说:“没必要。造船要紧。”

秦若水用祈求的眼神看着赵怀古,看的他心都化了。赵怀古看其他两个人都不愿意冒险,心中豪气一生,说: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

当天吃饭时,秦若水对梁教授说:“梁教授,以后我和怀古想自己吃饭。”

梁教授眉头一皱,说:“哦?为什么呢?”

秦若水说:“我从小的习惯,人太多了我不好意思,吃不下,前几顿,我都没吃饱,所以想跟您申请,我把食物拿回去,在我自己屋里吃。”

梁教授沉吟不语。其他人都看着他,气氛有点紧张。

梁教授注意到别人都在看他,轻咳一声,说:“当然可以,没问题。不过在这小岛上,就咱们这些人,平时也没时间在一起,只有吃饭的时候,大家可以聊聊天,这样其乐融融,吃饭不也更加香甜吗?”

梁教授语言温柔,也确实说出了大家心里的感受,在这小岛上,吃饭的时候可算是一天当中最温馨的时刻,赵怀古都差点要反水了。可秦若水意志很坚定,说:“可能我现在还没习惯这么多人一起吃饭,说不定以后会好的。”

梁教授说:“那既然如此,你们可以自便。”

秦若水端起饭菜,拉着赵怀古离开餐厅,去自己房间吃饭了。

梁教授看大家表情尴尬,说:“不要紧,大家接着吃。”

转过天来,秦若水和赵怀古也没有去参拜送子观音。梁教授脸上不悦,问徐善明。徐善明说:“秦若水泡在水里太久,生病了。赵怀古在照顾她。”梁教授点点头,不再说话了。

这样过了两天,并未发现任何异常。

又过了一天,奇怪的事情终于发生了。

秦若水当晚与往常一样,早早就睡了。可是睡到半夜,却听见敲门声。秦若水开门,发现门外并没有人,她胆子也够大,竟然绕着房子转了一圈,也没发现有人。等她再次睡下不到十分钟,敲门声再次响起。她一跃而起,冲出门外,发现仍然没有人。此时她心中已经有点害怕,想去喊赵怀古,又怕引起其他人恐慌。这次再次进屋,没有上床,而是蹲在门边。几分钟后,敲门声再次响起,秦若水迅速拉开门,发现门外仍然什么都没有。

秦若水这才真的害怕了,忙去把赵怀古叫起来。他们几个的房间都挨着,这样一折腾,李远山和徐善明先后醒来,赶过来看看发生了什么。

秦若水把经过说了。李远山低头不语。徐善明说:“你看看,我说别轻举妄动。这可怎么办?”赵怀古说:“一定是梁教授他们搞的鬼,我想实在不行跟他们摊牌,把我们发现的疑点都说出来,问问他到底什么目的。”李远山摇摇头。秦若水说:“没用。如果真是他们做的,那么他们之所以还在装神弄鬼来吓唬我们,一定是因为他们的目的还没有达到。这时候我们去问他,他什么都不会说,一定会推的干干净净。”

赵怀古说:“那怎么办?”李远山只说了两个字,就给了大家力量:“抱团!”徐善明说:“怎么抱团?”李远山说:“今晚咱们都去秦若水屋里,随机应变。”秦若水没想到李远山会主动帮自己,心中感激不已,眼睛中星光闪动。

徐善明后退了一步,心中思虑万千。如果真是鬼神作祟,即便是李远山,怕也无济于事,如果是梁教授他们捣鬼,李远山三人对二十多人,怕也无法占到优势,更何况梁教授他们或许有武器也说不定。想了半天,才支支吾吾的说:“我,还是……不太敢,要不,我……我还是自己睡……”

李远山说:“好。”也不勉强他,带着赵怀古和秦若水来到她的房间。当晚三人就睡在秦若水的房间,说是睡,其实不过是和衣并排坐在床上打盹罢了。经此一闹,当晚再也没有奇怪的事情发生。

第二天,梁教授他们并未表现出任何异常,就好像根本没有事情发生一样。他们越是这样,秦若水他们越觉得是他们在搞鬼。

徐善明已经开始疏远他们三人,吃饭也不再和李远山坐在一起,没事的时候多和其他人在聊天,也不再去继续造船。

他们上次造的木筏,在水中漂了两个小时,麻绳就松了,于是赶紧抬了回来,重新拿绳子扎紧,新的木筏还没完全造好。

当晚,敲门声再次响起。秦若水把赵怀古和李远山叫起来,三个人又一起来到秦若水房间。本以为会没事了,结果十分钟后,敲门声再次响起。李远山拉开门,一个箭步窜出房间,昏暗的月光下看见三丈外有一个白色的人影。李远山二话不说拔腿就追,刚追两步,那人影“咻”的一下像会瞬移一样,又远了两丈。李远山顿住脚步,知道无论如何追赶不上。此时赵怀古和秦若水先后奔出房间,看到了这诡异的一幕,不禁吓的脸色发白。那白影又瞬移了一下,终于消失不见。

秦若水此时也不知如何是好。李远山相对比较镇定,说:“回屋,开门睡。”

三人重新回屋,敞开房门,和衣而眠。后面的半夜,再也没有任何动静。

早上起来,赵怀古对秦若水说:“要不,咱们还是去拜观音吧,我怎么感觉昨晚那个东西,跟那个送子观音长的有点像。”秦若水摇摇头,说:“现在还不行,至少我们还没有受到任何伤害。”

赵怀古祈求一般看着李远山,李远山面上没有任何表情,就像不知道赵怀古在看他一般。

赵怀古说:“就怕一旦受到伤害就晚了。”

李远山接口说:“不会。”

当天,还是和之前一样。不过晚上,也没有奇怪的事情发生。

早上,所有人吃过早饭。一个村民过来找到秦若水,对她说:“秦姑娘,梁教授请您过去找他。”赵怀古和秦若水对望一眼,说:“我陪你去。”秦若水低声说:“你去找李远山大哥。”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