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杨说话的地方

张弛有度 宠辱不惊

随波逐流05美女

《随波逐流05美女》

赵怀古和徐善明听了李远山的话,心中大喜,他们虽然也知道,造船成功就在这两天,可没想到李远山比他们还要乐观。

赵怀古不太放心,说:“咱们出海之前,最好能先试试,在近海附近先漂一天,明天一天如果没问题,咱们再考虑离开。”

李远山说:“好。”这话虽然简短,可有一种不可反驳的力量,徐善明虽然觉得没必要,但是也没再说什么。

第二天,天气不错。

三个人抬着船向海边走去。虽说是船,其实不过是一个木筏而已。

还没到海边,三人突然停住脚步,不约而同将木筏往沙滩一扔,拔腿就向海边跑去,原来海边沙滩上,趴着一个人。

李远山第一个跑到那人身边,看那人向下趴着,脸埋在沙滩中,怕他窒息忙拉住他胳膊将他翻过来。此时,赵怀古和徐善明先后到来,三个人向那人看去,不禁大吃一惊,原来这人竟然是个女的。这女子容貌清秀,虽然闭着眼睛,但是仍能看出是一个绝色美人。

三个人踌躇半天,不知所措。赵怀古先反应过来,伸手就向那女孩脸上摸去。徐善明“啪”的一下把他手打开,说:“你要干嘛?”赵怀古脸都红了,说:“我掐她人中啊。”徐善明气急败坏,说:“那有用吗?”说完脸就趴下去向女孩脸上凑。李远山拉起他胳膊向后一拽,徐善明直跌了出去。李远山说:“你又干嘛?”徐善明说:“我给她做人工呼吸啊,再不做来不及了。”李远山说:“没用。”说完伸手就向女孩儿胸部按去。赵怀古伸手挡住,说:“你又想干嘛了?”李远山说:“胸口如果有积水,不压出来就救不活了。”

三人正在争执不下,那女孩儿竟然自己咳了一下,吐出几口积水,悠悠转醒。赵怀古忙扶她坐起来,那女孩儿再咳几口,总算是把气喘匀了。

赵怀古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怎么到这里来的?”

那女孩儿转头四下看了一下,发现没有什么危险,才回答道:“我叫秦若水,是一个心理学研究生,暑假跟我家人乘船出来玩,不慎落水,后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这是哪里?”

没有人回答她的问题,三个人本来兴致很高,但是秦若水的到来却为他们的判断蒙上了阴影。她竟然是自己不慎落水的,虽然听起来不可思议,不过她应该没有骗人的必要,而且她呛了水,明显不是被安排过来的,否则谁也不可能拿自己的命开玩笑,如果他们三个不是过来试船,说不定她就被淹死了。

秦若水看他们三个人脸上阴晴不定,也不说话,心中不免害怕,手支撑着身体向旁边退去。

李远山率先从沉思中反应过来,沉声道:“别动!”

秦若水一骨碌站起来,双手摆出一个打架动作的起手式。

李远山说:“练过?”

秦若水下巴一扬,说:“跆拳道黑带。”

李远山二话不说,横着一脚踹过去。秦若水没想到他说打就打,来不及反应,只能把手交叉在胸前硬挡一下。这一脚把秦若水直踹的跌了出去,好在下面是沙滩,倒没受伤。

李远山说:“吹牛!”

徐善明跳起来,一边大喊:“远山你干嘛?一点都不懂的怜香惜玉。”一边向秦若水跑去。没想到赵怀古跑的比他还快,还跟他说:“你都有老婆的人了,还怜什么香惜什么玉?”说完把秦若水扶起来。

秦若水脸上惊恐未定,说:“这人是干嘛的?”

徐善明笑着说:“他叫李远山,就是一个小保安。”回头看见李远山举起拳头作势要打,忙跑到赵怀古身后。

赵怀古说:“若水你不要怕,这里没有危险,我们不会伤害你,不过这小岛有一些古怪。”接下来三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再加上一个“嗯”,把这小岛的情况说了。说到某些离奇的地方,秦若水眉头紧皱,说到开心处她又忍不住咯咯娇笑,只把这三个人看的目瞪口呆,才知道这美人一颦一笑竟然能够具备这样的魔力。

秦若水听他们说完,沉思了一会儿,接着说道:“弗洛伊德说过,人是由两个本质的东西所驱动:性和被需要。你们发现他们有性生活没有?”

这句话一问,大家都不免觉得尴尬,如果没有这女孩儿,三个大老爷们讨论这问题,谁也不觉得奇怪,现在由这女孩儿提出,谁也不敢回答,否则,那不是承认自己偷听别人晚上睡觉吗?这龌龊的行为会给自己减分,所以谁也不说话。最后还是李远山艰难的说出:“没有。”

秦若水点点头,说:“那应该就可以说明,你们之前的判断没有错,这里确实是有人故意安排。不过他们的目的,我还说不准。”

赵怀古说:“你一定饿了吧,咱们去吃东西吧。”

三个人抬着船,领着秦若水来到餐厅。

秦若水虽然听他们说起过吃饭的时候有奇怪的动作,但第一次见到这阵势,还是吓了一跳,慌慌张张的站起来跟着拍手。

梁教授脸上露出微笑,对秦若水说:“近日四位接连来到蔽村,最后这位竟还是娇羞美人,真是令蔽村蓬荜生辉。今后有任何需求,都可以来找我,请四位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一样。当然,如果各位想要离开,我们也并不阻拦,还会尽可能的为你们提供帮助。”

秦若水微笑着说:“那就谢谢您了。如果我们走不出去,还是要梁教授您罩着我们,让我们尽快融入这个大家庭。”

梁教授哈哈大笑,说:“随时欢迎。你们作为新鲜血液融入我们的集体,说不定咱们都能转运。”

大家都笑起来,这小小的餐厅一时间欢声笑语,其乐融融。

第二天,秦若水和其他人一起去拜了送子观音石像。回来以后,他们四人聚在一起,秦若水说:“我已经想到了对抗他们的办法,不过有可能有一定危险,你们谁愿意跟我一起?”

徐善明说:“你说的危险,具体指的是什么?”

秦若水摇摇头,说:“这个我也不知道。”

徐善明看起来很踌躇,不再说话。

李远山说:“方案呢?”

秦若水说:“从明天起,咱们自己吃饭。”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