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杨说话的地方

张弛有度 宠辱不惊

晴迷星途56自杀

《晴迷星途56自杀》

文总说:“可是我并没有贪污公司的钱财啊,为什么要辞退我?”

张力夫说:“你当然没贪污,你如果贪污了,等待你的就不是辞退这么简单了。不过你虽然没贪污,但是你在温晴这个项目的处理上,领导并不满意,认为你做的是乱七八糟,现在连吸毒的事情都爆出来了,这给公司的声誉造成了极其糟糕的影响,所以公司决定辞退你以挽回部分声誉。”

文总说:“这有点过河拆桥了吧。我之前做的成功的项目那么多,给公司也赚了不少钱,既有功劳又有苦劳,现在因为一个项目没做好,之前做的事情就都没意义了?”

张力夫说:“文总,咱们都是成年人了,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,哪有什么功劳苦劳?你给公司赚钱,公司给你发工资,你给公司带来了坏的影响,造成了损失,公司就会辞退你,这都是显而易见的最基本的道理,我想也不用我给您再上课了。”

文总说:“那依云她……”

张力夫说:“鉴于依云姐的情况,公司认为已经不适合在公司工作了,所以决定也一并辞退,不过王总亲自发话,说依云姐按照工伤来处理,所以公司可以支付一部分医疗费用。再加上风万里那边,不是还补偿给你们100万吗……”

文总说:“这事儿,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风万里说:“那你就别管了,我们自然有我们的办法。你们有了这些补偿,估计短期之内也算是能够生活无忧了,接下来的道路,就看你们想怎么走了。”

文总说:“好吧,这样的话,我就知道怎么做了。”

三个月后,程依云最后一次植皮手术做完了,脸上虽然还有一些疤痕,不过不仔细看,已经看不太出来了。文总给她办完出院手续,两个人到民政局领了证。

一个月后,消息传来,温晴在戒毒所自杀了。

文总和程依云当时正在家里边吃饭边看电视,新闻报道说温晴已于昨天,在戒毒所自杀,她是因为吸毒被抓,并被判前往戒毒所进行为期一年的戒毒,但是温晴进入戒毒所后,情绪一直很低落,戒毒效果并不理想,并时常与戒毒所工作人员发生冲突,最终于昨天晚上割腕自杀。然后电视节目开始介绍温晴的相关情况。

文总和程依云都愣住了,两个人都放下碗筷,再也无心吃饭,心中百感交集,五味陈杂。他们两个是眼睁睁看着温晴从一个还未大学毕业的小姑娘,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,甚至,从某种程度上说,他们主导着她,走到了这一步。

文总和程依云领证后,就离开了上海,来到了云南昆明,这里四季如春,鲜花盛开,被称为春城,空气和环境,对程依云的恢复有很大帮助。他们开了一家很小的营销公司,帮助企业设计海报、印发传单、设计广告文案等。程依云因为脸上有疤痕,所以大部分时间都在公司,并不出门谈合同,这些事情都是文总在做,拿到项目,两个人一起完成,虽然赚不到很多钱,但是也算衣食无忧。

有一天文总收到了一封信,是从上海的公司转过来的,拆开后里面是一个优盘,还有一封信。文总把优盘插入电脑,程依云在看那封信。优盘里只有一个视频文件,文总打开后,看到是温晴,温晴看起来有点憔悴,但是像是为了录制这个视频,专门化了妆。温晴在视频中说:“文总你好,我是温晴。咱们从来没见过面,我甚至都不知道你的真实姓名,只是整天听陆菲在我耳朵边文总长文总短的,弄的我对你还挺感兴趣的。不知道是不是缘分使然,你这个我从未见过的人,竟然成为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,我人生中最重要的转折点,是在你的帮助和策划下完成的,但是我们竟然从来都没见过面,也互相之间不认识,可能走在大街上,都不会打招呼,想想也是挺神奇的,本来还想着,以后如果有机会,一定要见见你,可是现在看来,是没什么机会了。我现在已经染上了毒瘾,恐怕再也无法重回娱乐圈了,最近我心情一直很低落,我都怀疑自己得了抑郁症,除了吸毒后的那一刻,其他的时间我都觉得人生毫无意义,我好像已经看到了我人生的尽头。”说到这里,温晴有点哽咽。她控制了一下,才接着说:“我曾经好几次尝试着戒毒,可是这种欲望是如此的强烈,我根本控制不住,我已经变成了毒品的傀儡,被它击垮只是时间问题。我不知道我还能坚持多久,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一天被警察发现,我现在每天躲在家里,活的人不像人,鬼不像鬼。”不知不觉,已经有眼泪从温晴的眼眶流出,她伸出手擦了一下眼泪。接着说:“不过,我现在并不后悔,我走出的每一步,都是经过我深思熟虑之后做出的决定,如果人生重来一次,恐怕我还是要这样走,能走出去,就成功,走不出去,就灭亡,要么轰轰烈烈的活,要么安安静静的死,我不想只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,人生苦短,我想用我自己的想法活着。文总,谢谢你,帮我走过这一程,谢谢你,让我走向了我人生中的最高峰,谢谢你,一手策划了这一切。程依云的事情,陆菲跟我说了,请代我向她说一声抱歉,我本来不想给任何人带来伤害的。如果有一天,您看到了这段视频,说明我已经不在了,希望我的事情,没有给你们带来打击,希望你们看到这段视频后能够释怀,再见。”

文总沉默着,程依云早已泪流满面。文总拿过信,是温晴的父亲寄过来的,信中说在整理温晴的遗物时发现了这个优盘,装在一个信封里,上面写着:死后交给从未谋面的文总。上面留着文总的公司地址和陆菲的电话。陆菲的电话已经打不通了,所以就把东西,寄到了公司,希望文总能够收到。

文总收起信,把程依云搂在怀里,静静地抱了好久。

五年后。

在一个公园,一个人在摆着各种姿势,她的前面,有几个摄像机对着她在拍视频。再往外,是很多的围观群众,手里拿着手机在拍照或者录视频。

一对夫妇领着一个小女孩经过,小女孩问:“爸爸妈妈,他们在干什么?”

男的说:“这是快看上的一个网红小姐姐,在拍视频呢?”

小女孩儿问:“快看是什么?”

男的回答说:“是一个视频分享网站,爸爸妈妈也可以给你拍视频,放在那个网站上,这样很多人就都可以看到你了。”

小女孩忽闪着大眼睛,说:“那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在看呢?”

男的说:“是因为那个小姐姐是个明星,大家喜欢她啊。”

小女孩儿说:“什么是明星?”

男的说:“就是很出名的人,大家都知道他,也都很喜欢他,以他为榜样。”

小女孩儿说:“那我以后也一定要当明星。”

 

(全书完)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