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杨说话的地方

张弛有度 宠辱不惊

晴迷星途54报复

《晴迷星途54报复》

文总说:“原来如此。那么新闻上报道的你绑架并猥亵了温晴,就是这件事?”

风万里说:“没错。”

文总说:“你真的猥亵温晴了吗?”

风万里说:“可以这么说,但是不准确吧。当时陆菲帮我把温晴弄到我家,就赶紧走了,说实话,她也挺冤的,我有点对不起她。陆菲走后,我就跟温晴长谈了一次,事实证明,夏小雨没有骗我们,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。不但如此,温晴还告诉我说,从她决定进入娱乐圈开始,就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和我白头偕老,我只不过是她的一块垫脚石,她会抓住一切机会往上爬的。在剧组中,也确实是她主动献身给导演和制片人的,她跟我说的理由是,大家都是这么干的,她也没办法。我当时恼怒异常,跟她说,其他的演员可以,但是你不同,你是有男朋友的,而你的男朋友还给你出钱获取资源,不需要你再用这种手段。而我愿意给她出钱,也是这个原因,就是不想让她走别的演员那种路。但是她跟我说,我所能提供给她的资源太有限了,她如果想要网上走,就只能用这种方法。我实在怒不可遏,就扒了她的衣服,强暴了她。不过说是强暴,也不准确,刚开始她还有点不乐意,可是后来,估计是对我有所愧疚吧,就很配合了。”

文总说:“后来呢?”

风万里说:“后来我问她,今后怎么打算的?她说,那个制片人,哦对,也就是夏小雨口中的那个陈叔叔,跟她说,最近她的口风不好,正在风口浪尖上,所以新电影不能让她上了,等这一段时间过去了,大家把她的事儿都忘了,再安排她复出,给她上镜的机会。”

文总说:“他这是缓兵之计啊。”

风万里说:“哼,可不是吗?我也看出来了,跟温晴说他是在忽悠你,根本不会再搭理你了。温晴那么聪明,又那么有心机,怎么能不知道?她只不过当时没有其他的依靠,没办法,只能自己安慰自己,说服自己说那个制片人没骗她,她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。可是听完我说的话,她就彻底崩溃了,可能也知道自己再也没有机会了,于是当着我的面,大哭一场。她这一哭,我又心软了。文总,说出来可能你要鄙视我了,温晴就这么骗我,设计机关坑我,可是我看见她,还是爱她,您说我是不是挺贱的?”

文总说:“我并不会鄙视你,相反,我还很佩服你。可能这就是爱情的本质吧。”

风万里说:“我当时就跟她说,要不行就算了,回来当一个普通人,我可以养着她。本来我是好意,没想到她听我说完这句话,突然歇斯底里大喊大叫,说我看不起她,她是一个明星,连接粉丝1000万,出门有人要签名,时时刻刻都有人想要她的签名,她出门逛街都不敢白天出来,因为追着她的粉丝太多了,说她永远也不会想要做回普通人了,她一定要继续当明星的。那一刻,我突然觉得我不认识她了,她好像发了疯,可能是想要成名当明星的欲望迷惑了她的心智吧,可以让一个平时那么温柔的女人,突然变得狂躁起来,把我都吓呆了。”

文总点了点头,说:“可能大部分人都承受不住这种巨大的诱惑和极端的落差吧。她出事以后关注度急转直下,恐怕再也回不到从前那样了。估计她心里也早就意识到了,不过是从来不敢承认,你当面揭穿她,所以她就崩溃了。”

风万里说:“是啊。温晴虽然有心机,可是心智却并不坚强,她知道自己很聪明,用了这些手段也是顺风顺水,可是面对这样的挫折和失败,她承受不了。”

文总说:“后来怎样?”

风万里说:“我等她冷静下来,跟她说,她如果愿意,可以再回来,我还是会原谅她,然后给她出钱,这样她就算不是大明星,没有公司出资源捧她,可是还是可以成名,也会有很多粉丝喜欢她。可是她突然笑了,冷笑,笑的我脊背发凉。她说她进入到了剧组,才知道什么是娱乐圈,她讽刺我说我给她的资源,连捧个二流小明星都无法实现,她说顶级的流量明星,拍一部电影就可以有将近一个亿的片酬,我那点钱,在娱乐圈里面连个响都听不见。话里话外,说的意思,不过是现在早就看不上我了,那种顶级的制片人、投资人才是娱乐圈的掌控者,然后就把我好一顿损。我都不知道她怎么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了。心里难过,也恼怒异常。我们家虽然并不是商贾巨富,不过从小到大,在周围人眼中,也算是有钱一族,怎么到她嘴里好像一文不值了?看着她讽刺我的嘴脸,我真恨不得杀了她。可是每次这个念头闪过,我心里都会疼一下,有点舍不得。”

文总说:“她现在见识了更大的世面,所以才看不上你了吧。”

风万里说:“本来别人要讽刺我,我也不往心里去,可是她不行。后来我思前想后,终于还是邪恶的一面占了上风,我决定要报复她。”

文总说:“你是怎么做的?”

风万里说:“这些我都跟警察说过了,再跟你说也无妨。我给温晴注射了一针海洛因。”

文总很吃惊:“什么?”

风万里说:“我跟温晴聊了那么多,知道再让她回到我身边基本上是不可能了,既然得不到,就干脆毁了她。杀了她简直是便宜了她,我就是要折磨她,让她难受,让她毁灭,让她生不如死。”

文总看他现在说话还是咬牙切齿,可见当时他是多么的愤怒。

文总说:“可是,你哪里来的毒品呢?”

风万里说:“当然是我自己的。”

文总说:“这么说,你吸毒?”

风万里说:“我身边的朋友,没几个不吸的。当外部的物质你可以随意拥有之后,车、房子、女人,这些东西就很难再刺激你的感官了,很多时候觉得生活都没劲透了,再加上压力又大,只有这东西,能给我一点刺激,让我相信我还活在这个世界上。其实本来我还好吧,之前就来点大麻,后来因为温晴的事情,心情低落到了顶点,就控制不住,试了病毒和海洛因。注射的那个是高级玩法,弄不好要出人命的,所以我自己还从来没试过。这次给温晴注射了之后,她昏迷了两天,我都以为她要死了。”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