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杨说话的地方

张弛有度 宠辱不惊

晴迷星途23毕业答辩

《晴迷星途23毕业答辩》

虽然温晴的毕业答辩应援计划得到了周密的部署和安排,可是事情的发展,最终还是失控了。

重庆商贸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张全友那天一早来到学校,还没到学院楼下,就看到路边站了好多人,把学院门口都快堵住了。张院长满脸的疑惑,走进学院大楼更是吓了一跳,楼道里是人满为患,走廊里只剩下中间能走过一个人的空间。

张院长来到会议室,这里将在早上八点半进行本科生毕业答辩,可是会议室的门口同样也围着很多人。张院长问会议室门口的一个男孩儿,说:“你们是谁,在会议室门口干什么?”男孩垂下握着手机的手,抬起头来,白了张院长一眼,说:“我们在这儿等温晴。”张院长说:“哦,这么说,你们是温晴的家属?”男孩冷笑了一下,说:“什么家属?我们是她的粉丝。”张院长哭笑不得,说:“你们喜欢她,就去看她的电视节目好了。今天是毕业答辩,你们来干什么呢?”那男孩儿脸上露出一些不耐烦,说:“你这老头,啥都不懂。我们是应援会,后援团,你知不知道啥意思?”张院长疑惑的摇摇头。男孩接着说:“就是追星。追,你懂不懂?就是她去哪儿,我们就去哪儿,她参加什么活动,我们也参加,她下飞机我们去接机,她拍节目我们去找她,她干啥,我们都要去,表示我们对她的支持,懂不懂?”张院长50多岁了,似乎第一次听说这种事,于是说:“可是你们来了,也帮不上忙啊,你们又不能替她答辩!”男孩简直都不想理他了,不过看他年纪大,好像还是温晴答辩的评审专家,不好得罪他,就耐着性子说:“这叫支持,加油打气,给她信心和勇气啊。”张院长说:“你们都没自己的事儿吗?”男孩儿再次白了他一眼:“有事可以请假啊。温晴毕业答辩啊,这是她人生重要的关头,我们那点事儿算什么,能放当然就放一放,先支持温晴毕业了再说。”张院长听的哑口无言,竟然找不到合适的语言再去反驳,只好忍住不再追问,推门走进去了。

会议室里,其他几位评审专家和答辩秘书都已经到了,要答辩的学生已经把自己的答辩演示文件存到了电脑里。

张院长扫视了一圈,发现几个评审专家神色不太自然,温晴满脸通红,紧张的搓着手,坐在一个角落里。

张院长说: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

答辩秘书是一个年轻老师,看起来心直口快,他和张院长是一个研究团队的,所以开口解释:“刚才您没来之前,王老师和李老师,跟门口的那些人,有点摩擦。”

张院长说:“怎么回事?”

答辩秘书接着说:“刚才门口的这些人,一直在说话,有些声音还挺大的,王老师就出去,跟他们说,想让他们声音小一点,门口这几个人爱答不理的,根本不听。李老师看他们不消停,就也出去,说如果想说话,不要在楼道里,要到外面去,否则影响同学们答辩。那几个人直接跟李老师嚷起来了。王老师说,他们这样已经影响学校正常的教学秩序了,如果他们再这样大吵大闹,直接叫保安了。其中有一个,看起来是他们领头的,过来说了两句,让大家安静了,这才算缓和了。”

张院长脸色沉下来,说:“温晴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温晴紧张的站起来,说:“张院长,我也不知道,他们好像是我的应援会的,通过网上组织,说是今天要来看我答辩,给我加油。可是我之前一点都不知道,真的不是我叫他们来的。”

张院长看温晴都快急哭了,就说:“好了,没有责怪你的意思,我想肯定也不是你让他们来的。不过外面这些人,确实有些奇怪,我到现在也没理解他们到这里来的目的和意义。”

答辩秘书说:“据他们自己说,是为了给温晴加油打气的,就像啦啦队一样。”

张院长说:“这又不是比赛,毕业答辩而已,需要什么加油打气?”

答辩秘书说:“这就跟学生高考,家长在外面等着差不多是一个心理,觉得这样高考的孩子在考场上,心理能够更稳定一些。”

张院长说:“现在这些孩子啊,真是不知道他们心里都在想什么,你说自己好好的生活不过,非要参加什么后援会、应援团,做一些毫无意义的事情,简直是吃饱了撑的。”

答辩秘书说:“院长,咱们已经比约定时间晚了5分钟了,是不是现在开始答辩?”

张院长点点头,说:“嗯,差点把正事都耽误了,开始吧。”

学生们开始按照次序答辩,前面的学生进行的都很顺利,到温晴的时候,不知道外面的人是不是听到了答辩秘书老师叫温晴的名字,于是朝着楼道喊了一声:“到温晴了。”于是,“1,2,3”的喊声过后,是响彻整个楼道的“温晴加油、温晴加油!”连学院门口的那些人,也都在跟着喊。

整个经济学院办公楼都惊动了,老师们还以为出了什么事儿,都跑出来看。张院长站起来,走到窗户旁边,看到学院门口的那些人,还举着横幅,上面写着“温晴加油!”落款是温晴连接后援会。

张院长脸色铁青,打开会议室的门,对外面的人喊了一声:“别喊了!”

门口那个之前被张院长询问的男孩儿,对张院长说:“不喊就不喊呗,吵吵什么玩意儿?”

张院长气的话都快说不出来了,半天才说:“你们,你们谁是领头的?”这时候一个小姑娘站出来,她应该也看到张院长生气了,战战兢兢的说:“我,是我组织的。”张院长说:“好,我现在以重庆商贸大学经济学院院长的身份,请求你们现在马上离开。”小姑娘刚要说“好”,话还没出口,旁边的几个男孩儿就说话了:“我们不走。”小姑娘的“好”字愣是没说出来。张院长说:“你们为什么不走?”一个男孩儿说:“温晴还没答辩结束呢,我们来的任务还没完成呢,目的没达到,所以现在不能走。”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