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杨说话的地方

张弛有度 宠辱不惊

晴迷星途19相恋

《晴迷星途19相恋》

风万里开始他的回忆:“三年前,我从一所二本院校毕业,本来要去读研究生的,结果也没考上。我爸就给了我一个公司去经营,可是效益不是很好。我爸就说将来我要继承他的产业,而我现在的水平和能力都不足,于是让我去重庆商贸大学充电。哦,我爸是重庆商贸大学毕业的。”他看到文总脸上疑惑的表情,补充了一下。

文总点点头,示意他继续说下去。

风万里接着说:“后来我就在重庆商贸大学附近租了一间房,每天去蹭课。我爸跟我说,重庆商贸大学李志国教授的经济学是必修课,让我一定去听。那是一个阶梯教室,人很多,我到的时候,后面已经没位子了,现在的大学生都喜欢坐后面也不知道咋回事。我没办法,只能往前坐,还好在靠窗户的地方找到一个位子。课上到一半,李教授提了一个问题,没人回答,就在李教授要自己解答的时候,温晴举手了。她站起来做了解答,李教授非常满意。那天温晴穿着一件白衬衫,扎着马尾,干净又清纯。她答完题坐下来,歪着头在认真的记笔记,阳光从窗户外面照进来,洒在她身上,哇,那画面太美好了,我就那么看了她一节课。”

文总起身,为风万里倒了一杯水。

风万里说了声谢谢,接着说:“后来我就打听,看她都选了什么课,我就去听什么课。我就这么看了她一个学期。”

文总笑了笑,说:“为什么不采取行动?”

风万里说:“我也不知道,她在我心里,怎么说呢,就像是一个小鹿,我担心我一行动,就把她给吓跑了,所以我一直有些犹豫。”

文总说:“嗯,可以理解。”

风万里接着说:“温晴是很聪明的,我这样关注她,其实她早就知道了。后来有一次,她在前面走,我在后面跟着,走着走着她突然回头,差点撞上我。然后她对我说,跟了这么久,不想对我说点什么吗?这是她跟我说的第一句话,从那开始,我们就聊起来了,也算是认识了,当时我并没有告诉她我的真实身份。就这样,我们的朋友关系保持了一年。第二年的七夕情人节,我送给她一条项链,跟她表白了。”

文总说:“那条项链,多少钱?”

风万里说:“大概两万多吧,但是我跟她说那上面的钻石是假的,才几百块。”

文总说:“她收下了吗?”

风万里说:“她刚看到的时候,是拒绝的,说太贵重了,不能收。可是当我跟她说才几百块的时候,她就收下了。”

文总说:“你在表白的时候,告诉她你的家庭情况了吗?”

风万里说:“没有。半年后,有一次我妈让我家司机来接我,开了辆奔驰,当时我正和她在一起,被她看到了,实在是瞒不住了,才告诉了她。”

文总说:“你们的关系,是怎么保密的?”

风万里说:“我们认识了以后,每次我们约会,都是在学校外面。她课余时间打了好几份工,每次我们约会,都是在她出去打工的时候,见一面,聊聊天,大概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。她的舍友和同学,都知道她除了上课,基本上都在外面打工,所以也没人会在意。我送她的东西,比如项链什么的,她从来都没在同学面前带过。”

文总说:“你们的关系保密这件事情,是你的主意还是她要求的?”

风万里说:“刚开始是我的主意,我其实主要是担心我家里。我当时已经知道温晴家里的情况,如果我告诉了爸妈,或者让我爸妈知道了,这事儿肯定没戏,所以我连我的那帮朋友和发小都没说,我们偷偷见面,也是避免有人把我认出来。后来等她知道了我的身份之后,就坚决不允许公开我们的关系了,说如果让同学和家人知道她找了一个富二代的男朋友,肯定背后要受人指指点点。”

文总说:“嗯,这种想法可以理解。那么她又为什么一定要成名呢?”

风万里叹了口气,说:“这也算是她的一个心结吧。她从小,就被很多人看不起,她渴望成功,渴望被人崇拜,所以她一直想要通过成名的方式来获得别人的尊重。不过这都不是她能够说服我让我帮她运作的理由,而我帮助她的理由其实只有一个,她跟我说,只有她成名了,成为了明星,这样她才能够名正言顺的跟我在一起。”

文总点点头,说:“我大概理解了。这其实也是一直困扰你的问题,那就是说怎么样才能让你的家庭接受温晴。如果不是这种方式,她毕业了找一份工作,每个月挣几千块钱,恐怕说出去,你爸妈是不会允许你们在一起的。而你们的计划是,先瞒着,等温晴成名了,就可以以一个明星的身份,介绍给你的家人和朋友,富二代配一个漂亮的女明星,你爸妈可能也会同意,而你在你的朋友面前,也会比较有面子。”

风万里点点头说:“主要是我爸妈吧,我的那些朋友其实没什么要紧。”

文总略一沉思,说:“关于温晴成名的事情,你为什么不动用你朋友的力量,反而要找我们呢?”

风万里说:“第一个当然还是不想让大家知道。我的很多朋友,跟我家都有生意往来,他们知道了,很快我家人也就知道了。第二个,我们做生意的,其实坦率说,哪有什么真正的朋友,都是生意伙伴罢了,大家看重的都是利益,我请他们帮忙,还不知道有什么事情等着我,倒不如找你们,就是一个合同的事儿,干干净净,不牵扯任何其他的事情,反而比较省心。不过说实话,你们这,挺贵的,我现在经营那家公司,报表本来就不好看,还要抠钱出来付给你们,整天提心吊胆怕被我爸妈发现,压力很大的。”

文总笑了笑,说:“风先生,非常感谢你,这么坦诚。那么我们接下来就谈一下,我对我的方案自信的地方。我来问您一个问题。”

风万里说:“您说。”

文总说:“如果你是温晴,你觉得,是风万里对你重要,还是边坤对你重要?”

风万里看着文总,思考着,过了很久,才说:“我明白了。”

文总说:“风先生是聪明人,尤其是在利益场混了很久,相信对其中的利害把握,比我强的多。如果说到对温晴性格的了解,您更是胜我百倍。不过今天这件事,您是当局者迷,可以看出您对温晴是付出了真心,所以凡是牵扯到她的问题,您都不能够沉下心来好好思考,我是担心,您会在今后的事情处理上,做出错误的决策。当然,这只是一点点善意的提醒,希望您能够考虑。”

风万里说:“我知道了,谢谢文总。今天跟您聊的很愉快,很多事情,我都不知道应该跟谁说,今天跟你说了很多,觉得心里也舒畅了不少,希望以后咱们可以多联系。”

文总苦笑了一下,说:“这样怕是不行,如果没有紧急的事情,我还是不会见甲方的,希望您能够体谅。”

风万里说:“那好吧。”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