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杨说话的地方

张弛有度 宠辱不惊

晴迷星途03危机

《晴迷星途03危机》

上海。

一栋写字楼中的一间会议室。

四个人,两男两女,眉头紧锁着坐在会议桌旁边。

一个男的走了进来,在会议桌中间的椅子上坐下,语气淡然的说:“有多糟糕?”

坐在他对面的一个姑娘,抬起头,说:“事情是这样的。有人在友达网文平台上发表了一篇文章,是温晴的一个粉丝创建的一个营销号。这篇文章的内容是他们去采访温晴在重庆商贸大学的同学,让他们谈谈对温晴的一些看法。温晴在他们同学当中,口碑其实不好。那些同学虽然说了一些她的优点,但是大部分都是说的缺点,比如她比较想成名,比较势利,其实私底下心机挺深的,根本没有电视上表现的那么单纯和呆萌……”

男的打断她:“说重点。”

话说的很淡然,一点都不重,可是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威严。

那姑娘重新整理一下思路,接着说:“那个粉丝为了维护自己的偶像,把她同学说她不好的话,都删减掉了,只保留了所有夸她的部分,在那篇文章的最后还得出了结论,说她的同学都很喜欢她,欣赏她,认为她是很单纯的女孩儿。文章发出来之后,温晴的那几个同学不干了,认为这是曲解他们的意思,断章取义。关键问题是,他们在接受采访的时候,竟然也录了像,于是他们在连接上发消息说,这是温晴故意找人做的营销手段,说如果不把这篇文章撤回,就把完整版的视频放出来,让大家都看看,以此来证明之前那篇断章取义的文章是恶心的营销号所为。”

男的思考了一下,说:“还有吗?”

他右手位置的一个男的接着说:“林远的经纪公司找过来了。说我们过度消费林远,没有按照之前的约定执行,主要是在进行《有话当面说》这个节目录制的时候,她在台上抱林远的那一段,有点过头了。文总,现在怎么办?”

被称为文总的男的轻轻敲击着桌面,说:“台本,谁写的?”

对面的另外一个女孩儿,抬起头来,战战兢兢的说:“我,我写的。可是我没写让她去抱林远,我写的是握手。我写完给依云看过的。”

被称为依云的姑娘接着说:“是的,我看过。录制结束后,文静也生气了,说温晴不懂规矩,乱改台本。她在台上楞的两秒钟已经能说明问题了,温晴临时做的,谁都不知道。好在文静和林远都比较有经验,算是稳住了。”

文总说:“为什么不剪掉?”

依云似乎地位稍微高一点,接着说:“陆菲问过了。电视台给的说法是剪辑师以为是节目效果,当成按照台本走的,所以就没剪。”

文总说:“那友达的营销文章,还有连接的热搜,怎么还继续执行了呢?”

依云说:“那是社交网络平台部的同事做的。当时为了保密,台本没给他们看过,方案里面给他们写的是,温晴和林远在台上重逢的30秒钟截取出来,买一个热搜,推一个友达营销号文章。不过,温晴这样自作主张临时改的台本,说实话,效果要比之前的设定好很多倍。”

文总接着问,说:“林远那边怎么说?”

他右手边的男的接着说:“加钱。”

文总的眼睛眯了一下,说:“那你去跟双方谈,问问他们要加多少,然后找她那个土豪男朋友要。注意,不能让他们有任何直接沟通的机会。”

程依云接着说:“她同学的事情怎么办?”

文总思考了一下,说:“不要否认了。嘴长在人家脸上,人家想怎么说都行,你还能把人家都封杀了吗?让温晴出来在连接上道个歉,就说自己知道自己有很多缺点,在同学当中口碑不够好,都是自己平时做的不够,没有给大家留下好印象,但是营销号那个确实不是自己所为,都是粉丝自发的行为,为粉丝的行为给大家道歉。大概是这个意思,你们再看着润色一下,记住,每一个字都必须你过目,然后发给温晴,让她一字不差的发到连接上,否则的话,后续的事儿我就不管了。”

程依云说:“好的。”

文总接着说:“还有,转告她。后面凡是这种有台本的,必须按照我们的设定走,否则再出了事儿,谁都帮不了她。”

程依云应声说:“知道了。”

陆菲小心翼翼的说:“文总,以后还是让我写台本吗?”

文总说:“当然,这次又不是你的问题,不过你刚来不久,写完还是要给依云看一下再发。”

陆菲总算舒了一口气,说:“谢谢文总,我知道了。”

程依云接着说:“后面的安排,要有变化吗?”

文总盯着自己眼前的茶杯,思考着。其他四个人都沉默着不说话。他们这个创意总监,在思考的时候,最不喜欢的就是被别人打断,有一次有一个甲方在跟文总谈论方案的时候,打断了文总的思路,结果那个合同直接被文总拒绝了,大老板来了当和事佬都没用,这件事情,公司上下人尽皆知。

大概过了半分钟,文总才缓缓的说:“是得变一变。林远这张牌,不能再打了。我突然有一个想法,大家议一议。”

这是一个信号,凡是文总开始说到“大家议一议”的时候,就说明他要开始完整的阐述他的方案了。四个人不约而同的打开了笔记本电脑,开始记录。

文总接着说:“之前我们做的很多案例,都是塑造好的形象,尽可能给他们完美的人设,我们的营销精力,也基本上用在了抵消负面评价上了。这次我突然想反其道而行,我们想办法,来造谣和中伤温晴。我们自己来放烟雾弹,诋毁她,然后让他们的粉丝找出我们诋毁她的破绽,从而揭露我们,给大众一种温晴刻意被不明势力造谣诬陷的一种假象,这样就更加能够衬托她单纯的性格,引起更多人的同情与关注。你们觉得这个方案可行吗?依云,你先说说。”

刚才在文总说这个方案的时候,依云的眼中就有星光在闪烁,她对面的这个男人,自己跟他合作了四五年了,却始终看不透他,他有时候就像魔鬼,想出的主意让人拍案叫绝,有时候却又像是白莲花一样拥有单纯和善良的一面,他有时候对人性的预判简直可以认为是异想天开,却总是能够收到一些奇效。他今天想出的这个主意,不知道是他从温晴同学那个事情上突然得到的灵感还是他早有预谋,没人知道答案。

文总见依云不说话,敲了敲桌子,说:“依云?”

程依云才缓过神来,说:“哦,刚才我还在考虑你的方案,我觉得可行,但是要把握好度,不能太过火,否则容易玩脱。”

文总点点头,对他右手边的人说:“马驰,温晴的同学和她身边的人,知道她那个男朋友吗?”

马驰想了一下说:“应该不知道。当时她男朋友过来谈合同,说起这个事情。他说他对温晴,那是真爱,根本就不是随便玩玩的。他为了保护她,不让她受到诋毁和伤害,连他自己身边很多好朋友都不知道,所以他们之间的事情,应该比较隐蔽。如果不是温晴一直想要成名,他才不会让她出来暴露在公众视野中呢。”

文总点点头,说:“那我们就造谣说她是别人的二奶吧。”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