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杨说话的地方

张弛有度 宠辱不惊

我在大学那几年(十四)

那天跟书记说起想要办一个相声专场。书记说,行啊,你们去准备吧。我和大师兄就到处跑着去准备拉些赞助。有一天我突然接到盛老师的电话,问我相声专场准备的怎么样了?我一下子蒙了,没想到这么快就要让我们演啊。盛老师说周五就开始演。

我当天就把大师兄他们召到我的宿舍,告诉他们这个消息,他们听后都觉得听高兴,于是我们开始安排节目,准备本子,一切都按部就班的运行起来。

我们用了一个星期不到的时间就准备好了一场晚会,效率确实是惊人,在我的另外一篇文章《相声专场晚会》里,我这样描述那次演出:

“帮人圆梦那么长时间了,现在终于轮到自己,于是我更加用心.从接到老师的电话,我就知道,我们的梦,很快就要实现了。
之前我们曾和书记说过,书记说,行,你们去准备吧.我们就开始到处找钱.我们不想给团委找麻烦.可是正在我们拉赞助的时候,盛老师突然打电话过来说要我们履行我们的承诺,办相声专场.
当天晚上我就把几名相声演员叫到我宿舍,包括大师兄.还是人多力量大,我原来一直没有办法解决的问题,一个晚上全解决了,包括相声本子,演出人员,演员顺序.接下来就是排练.
我一口气说了五个相声,有两个还是新的,时间紧迫,于是排练是紧张的.还好大家都很用心,彼此都有默契,所以排练起来并不枯燥乏味.那天晚上大家练在一起,笑做一团.我发现我居然是从未有过的轻松.我对他们说,我可以说一个小时.
接下来就是我和大师兄到处跑着淘换衣服.这些衣服真不好找.用大师兄的话,我们跑断了腿,磨破了嘴,就差身体没累毁.确实是这样,我们跑的那地方,那叫一个犄角旮旯。还好最后我们不负众望,弄到我们要的服装。
那天的演出很成功,因为几个演员的水平都不错。可是那天的观众太不配合,只有笑声没有掌声,我们在台上很郁闷。
林平跟我说书记没有吃饭,看一会儿就走,可是演出结束后我还是看到了书记,于是请他和我们合影。我问起他这件事,书记说,看得很精彩,于是忘了回去。我突然很感动,为了书记对我们的支持和信任。
我们还有下一个目标,那就是进军中央电视台,希望那时候我还有这么饱满的热情。”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