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杨说话的地方

张弛有度 宠辱不惊

我在大学那几年(十三)

十一回来之后就开始忙那场盛大的晚会了,陈老师是这么给我要求的,舞台灯光音响我们都是最好的,你一定要给我保证节目的质量。如果是在平常,我肯定说:没有问题。可是那个时候我还不敢那么保证,第一,我们刚刚开学,正是青黄不接最严重的时候;第二,艺术团曾经被认为最具实力的老将们已经逐渐走到幕后,没有他们我不知道节目质量会怎么样;第三,时间有些短。

但是我不能把这些困难都告诉陈老师,我说,好的。然后我就开始了为节目奔波劳累,从前的精彩节目,新的节目,只要我觉得合适的,我就让他们以最快的时间排出来。在这期间,艺术团的成员给了我莫大的支持,让我感动不已,我能够感受到他们对演出的热情。

后来还是有不幸的事情发生了。任飞的奶奶好像要过大寿,任飞曾经跟我说不回去了,好好演出。我很感动,可是就在演出开始前几天任飞突然跟我说要回去,我说为什么,他说他的哥哥来了,要接他回去,说全家人聚在一起不容易。我没有强留他,这样只会让他更加为难,我说那你就回去吧。

当时心里很生气,因为演出又少了一员大将,有些不知所措。任飞上车后发了很长的短信给我道歉,我后来想了想,心中有些释怀,毕竟人总是被很多的情感束缚,我把他的情况放在我的身上,也更多的对他的处境有了了解。我对他说,没事,你放心回去吧,节目的事情我来想办法。

后来跟大师兄说起这件事情,大师兄说,你来演他的角色,我替你说相声。我心里一块石头才落了地,说那太好不过了。任飞他们还是要演《电耗子逗猫》那个小品,本身这个小品就是我导演的,剧情也很熟悉,只是个别台词记不住,想排出来还是很简单的,于是我们用了两个晚上把小品排出来了。

这时候又出问题了,大师兄说他说那个相声没有感觉,说不了,当时再改剧本是不可能了,因为时间不允许。我没了主意,说,那我就演两个节目好了。没想到我真的演了两个节目。

十一期间陈老师和刘老师结婚,十一过后陈老师还在婚假,也就是说那一段时间我将不再有陈老师的支持,心里很没有底,不过还好有盛老师的帮助,很多事情都是他替我解决的,比如舞台的设置,观众席的安排等等,那场晚会学生会也出了很多的力,让人更感觉学生会和艺术团亲如一家。

演出那天才是我最忙的,要组织大家彩排,要安排大家吃饭,要给演员准备服装,要安排人给演员化妆,而且我还有两个节目。好在大师兄及时赶到,帮我负责后台,大师兄说除了你的节目其他的你都不用管了。他虽然这样说,可是我是一个闲不住的人,况且只是我最重要的一次晚会,所以很多事情还是想亲自过问。

那次演出开始的有些早了。我们说的时间是六点半,到了六点半第一个开场舞的演员已经准备就绪了,那个音响师不是我们的学生,没听我指示就开始放音乐了,本来演出在六点半准时开始没有什么不对,可是我向观众席看去的时候发现张静书记刚到,似乎还没有坐稳,所以我觉得开始的早了一些。

第一个节目快要结束的时候第二个节目的演员还没到,原因是他们还在化妆。我快疯了,说,快快快,给她们打电话,让她们马上下来。结果电话打过去没有人接,我准备要换人了,她们终于在我的万分期盼中出现了,我说你们怎会回事?小千跟我解释说,化妆师没给我们化好我们也没办法。我突然意识到自己有些着急了,于是对她们说,没事没事,赶来就好,稳定一下情绪准备演出了。经过我的一番好言安慰她们平静了一些,我也平静了不少,毕竟没有铸成错误。

大师兄看到我着急他火了,说,不是不让你管吗,你赶紧准备你的节目去。因为第三个节目是我的相声。我乖乖听话,跑到后面去稳定情绪。

演出的最高潮应该算是二师兄的美声演唱,二师兄是学校美声第一人,唱功一流,我又给他搭配了烟火,把整个画面衬托的华丽美奂,很多人羡慕的要死,接着就是我的小品,我们虽然简单的进行排练,却丝毫没有影响小品的效果,其中有几句台词被称为经典。

我在《再见2006》这篇文章里是这样写的:“一场超大规模的演出把我的工作推到顶峰。那是庆祝崂山校区启用的文艺晚会,团委的大力支持,在广场前搭15×10的 台子,大的看不到站在上面的演员,灯光是绚丽的,演员阵容很强大,音响效果非常好,三四千观众,叫好声,掌声响成一片。后来学校网站这么报道,说这台晚会 无论舞台音响以及演员的表演,都达到了一流水平。夸张了,不过说这种规模的演出在海洋大学是排在首位绝不为过。那次晚会陈老师没有来,她在度婚假,后来她看到我的的演出很成功,也很高兴。”

让我欣慰的是,那天晚上任飞发短信过来询问演出情况,我告诉他说,你错过了真的可惜。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