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杨说话的地方

张弛有度 宠辱不惊

随波逐流10结局

《随波逐流10结局》

大概十分钟后,黑暗中传来几束灯光,三个人一前两后向这边走来。当先的一人,四十来岁年纪,带着金丝眼镜,全身黑衣。众人迫于他的气势,竟不由自主让开一条路,让那人走进屋里。

那人身后的一人,拿出一个折叠椅,展开放在地上,那人随即坐在椅子上。后面的两个人就站在他身后,双腿微微叉开,身形笔直。

那人微微一笑,说:“你们都不认识我,我可知道你们。我先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张洪福,名字土了点,不过都是爹妈取的,没办法。我是一家网络营销公司的创始人。”

徐善明正有气没地方撒,接口道:“网络营销?哦,原来你是水军!”

张洪福佯装发怒,说:“错!其实我们是海军。”

徐善明因为来之前,就是要跟这样一个公司打官司,所以,对这种公司没有好感,接着反驳道:“你可拉倒吧,还海军,真会给自己脸上贴金。你们是海军,那撤侨的时候咋没见过你们?”

张洪福也不生气,又恢复了微笑的表情,说:“水多了就成了海。我的公司,掌握着中国百分之四十的水军,你说多不多?认识我的人,都叫我海军司令,弄的我还有点无地自容。”他口中虽然说无地自容,可脸上骄傲的表情却显露无疑。

王子清不明所以,说:“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

张洪福看起来又惊讶又好笑,对身后的两个人说:“他问我来干什么,你说好笑不好笑,哈哈哈。”身后的两个人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。张洪福接着说:“我作为你这个项目的投资人,当然是来考察你项目进展的情况啊。”

王子清很惊讶,失声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张洪福笑眯眯的说:“你别吃惊。要不是我,你这项目也开展不起来。你这个项目刚开始有想法的时候,到处拉资金,可是没什么人理你。有一天,你在火车上偶然遇到了一个人……”偶然这个词,他故意说的很重,还拖长了音,傻子也能听出来,这绝非偶然,而是安排好的。张洪福接着说:“这人听了你对项目的介绍,深表认同,当即决定要资助你,是不是?”

王子清面如死灰,连声说:“难怪,难怪。我还以为真的有人认同我的想法呢。”

张洪福忙接口道:“诶,可别这么说。我当然是认同你的想法的,所以才会资助你啊。”

王子清脸上露出一点欣慰的颜色,说:“可是,你为什么要资助我?”

张洪福一副惋惜的表情,好像在说你怎么还不懂。他接着说道:“您是做从众心理研究的,我们做网络营销的,当然要支持你啊。说实话,您的很多文章,书,我都看过。我们得知道,人在什么情况下,才会从众,才会被我们的言论所左右,我们要怎么说,怎么做,才能充分利用大众的从众心理,让他们接受我们散播的理念,这样才能达到我们网络营销的目的啊。虽然在您的作品中从来没有提过,但是字里行间我能看到,您觉得普通大众都是愚蠢的,大家不过是随波逐流,别人怎样他们就怎样,这辈子也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去了。既然如此,我们不如就充分利用这个特性,让大家活的简单点,快乐点。”

张洪福眼光越过王子清的脸,望向他身后的黑暗,说:“但是,我的目的还不止如此。您有您的研究课题,我也有我的研究内容。”

屋里所有人都呆了,他们没想到,一个搞网络营销的人,竟然也有研究课题。

张洪福没去管他们脸上的表情,接着说:“我研究的题目,给你们说一下也无妨,那就是选择性接收能让人做出的最底限的事情是什么。”他扫视了一下大家疑惑的表情,说:“你们是不是听不懂?我来给你们解释一下。我不是学心理学的,这种情况我也不知道用你们心理学的专业术语叫什么,反正我叫选择性接收,什么意思呢,就是说,当一个人心中存在了一个既定的观念,那么他对所有的信息都开始进行选择性接收了,对于符合他这个观点,他接收,对于不符合他这个观点的信息,他拒绝。人一旦到这个地步,他再看多少本书,观念也不会再进步了,始终停留在他既定的那个观点上,无法自拔。他这后半生,不过是在不停的为他这个观点寻找论据罢了,他找到的论据越多,那么这个观念也越根深蒂固,从此形成一个死循环。”

王子清额上冷汗涔涔而下,他已经隐约感觉到张洪福在说什么了。

张洪福接着说:“很多研究者,在做实验之前,就已经先有了结论,项目还没开始做,项目申报书、任务书上已经写了他们要达到一个什么效果,这不是笑话吗?他们做实验,不过是为了要验证他们的结论罢了。如果实验的数据或者结果,不满足他们的结论,怎么办呢?他们只好修改实验模型,调整实验参数,甚至不惜篡改实验数据,就是为了让实验的结果符合他们的预期。所以我就想,人们为了验证自己的结论,都会做哪些事呢?底限在哪里呢?今天,王教授您给了我答案,那就是:杀人!”

王子清浑身发抖,已说不出话来,虽说最后真的杀死秦若水,可是有那么一瞬间,他确实是动了杀机的。

张洪福接着说:“您在开始这个实验之前,已经下好了结论。您的结论应该就是,人在一个封闭的环境中,只要外接给予一定的压力,比如恐怖的生存环境,那么他一定是会从众的,为的是躲避未知的危险,是不是?”

王子清颓废的点点头。

张洪福接着说:“想知道您的这个想法,其实不难,您在之前的论著中已经写的很清楚了。我在资助您之前,已经清楚的知道您的这个观念,或者说结论,已经在您心中根深蒂固,您迷信其中,无法自拔。但是今天,您发现您的试验失败了,因为她。”说着指向秦若水。他接着说:“若水姑娘不仅没有按照您实验的规划融入您设定的集体,反而带着他们几个要对抗你。她对于您来说,就是一条异常的数据吧,您为了保证实验成功,用尽了所有办法,最后都没有成功,所以您只好走最后一条路,那就是抹掉这条数据。”

秦若水脸上露出害怕的表情。赵怀古此时疼痛已减,忍不住出口质问:“如果这一切你都能预想到,那么你就不担心王教授真的杀死若水吗?”

张洪福笑了笑,说:“赵工真是懂得怜香惜玉啊。其实我当然也会担心,所以就找了人来保护你们啊。”说着指了一下李远山。

几个人失声惊呼:“什么?”

张洪福似乎对大家的反应很满意,说:“远山根本不是什么保安,你们见过这样的保安吗?他其实是我贴身保镖,他在跟着我之前,是中国特种作战部队的,我安排他来这儿,就是为了保护你们的安全。有他在,即便是赤手空拳,王教授您这20来个人,恐怕也奈何他不得,更何况,我还给他带了一把刀,他手里有这把刀,那就更加万无一失了。”

王子清心中不知是应该后怕还是应该感激,颤声说:“你怎么能安排他?”

张洪福说:“钱能通神。您的那个助手,接到您的要求,想找一个勇敢干练的人,我就找到他,给他一笔钱,并给他推荐了远山。”他不等别人插话,接着说:“我第三个安排他来,也是有目的的。前面这两位,应该是叫徐善明和赵怀古吧,我不知道他们会不会符合您的这个从众实验,如果符合,就没问题,如果不符合,远山会通过暗示,让他们符合,就是按照您设定的这些事情去做,目的就是为了强化您心中的那个理念。您第三个人找一个勇敢干练的人,目的是为了验证,如果这样的人都符合您的从众预期了,那么您的这个实验距离成功,也就一步之遥了。而这两位,看见远山这样的人也会因为畏惧未知而从众,他们也就不会反抗了。而第四个人,虽然不是我安排的,但是在我的设定中,她一定是会让你实验失败的那个人。即便她自己没有反抗力量,远山也会在适当的时候代领她反抗你,最终让您的实验失败。而远山接下来要做的,就是在您实验失败后为了防止您做出极端的事情,来保护他们。结果若水姑娘巾帼不让须眉,竟然心念无比坚强,我的计划也按照最完美的步骤进行到了最后。”

王子清说:“你怎么知道今天晚上会出事?来的这么及时,难道你知道这个岛上发生的事情?”

张洪福说:“当然不是,我又不是神仙。我只是跟远山约好,让他在这里呆两周,两周之后,也就是今天,我会来。那时就算你没有做出任何过激的事情,我也会告诉你这一切,不过咱们俩的实验就都失败罢了。”

所有人陷入沉默,有人在为自己因为畏惧危险而做出的愚蠢行为感到羞愧,有人在为自己差点铸下的大错深感不安,有人在为自己险些送命而感到后怕。

张洪福打破了沉默,说:“这人啊,活在这世上,是很容易迷信的。迷信,不单单是指相信个鬼神。迷茫的、盲目的相信一些你认为所谓正确的观点,都是迷信。有人迷信德国制造,有人迷信美国制度。当这种迷信到了盲目的地步,那么即便是有更好的产品、制度、观念摆在他们面前,他们也会选择性忽视,屏蔽在他们脑海之外了。他们以后看书、读报、讨论都不过是在为自己的迷信寻找支撑罢了。和自己观点一致的人,就是朋友,是同志,给他点赞,和自己观点不同的人,就嗤之以鼻,觉得他是个傻子,自己的观点,不接受任何反驳,这样的人,在这个问题上,就再也不会有任何进步了,直到有一天他从迷信中觉醒。而我之所以要研究这个问题,当然是为了让所有人都不要觉醒,他们只有一直不停的沉迷在我们为他们设定好的观念里,永远沉迷下去,我们的营销才会越来越轻松。我们做网络营销的,都是五毛一块赚出来的,都是兄弟们的血汗钱,也不容易。几年前,做了几个关于电影的营销项目,赚了一些钱,所以才有能力资助王教授您的这个项目,不过您也不需要感激我,大家各取所需罢了,您和我,都从这个项目中得到了自己的结论。”

王子清现在缓过神来,问道:“您说的很精彩,可是我觉得您陷入了一个悖论。您怎么能保证您拿我做的这个实验,就不是您自己迷信之后选择性接受的结果呢?”

张洪福笑了笑,说:“因为我的实验对象——您,还有其它这些实验者,为我产生的数据,都是真实的。”

王子清低下头,不再说话。

昏暗的灯光下,秦若水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微笑。

(全文完)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