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杨说话的地方

张弛有度 宠辱不惊

随波逐流08杀机

《随波逐流08杀机》

赵怀古吓了一跳,说: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秦若水解释道:“梁教授根本就不是他本名,他本名叫王子清,是一个著名的心理学教授。他这次大动干戈,是为了做一个实验。”

赵怀古说:“实验?”

秦若水说:“对,实验,一个从众心理测试的实验,王教授是这方面的专家,写过很多这方面的书。我因为是学心理学的,也看过他的一本书。刚才他说的那句话‘和集体在一起,能够最大限度躲避未知的环境带来的危险,降低外界对人自身造成伤害的概率’就是他那本书里的原文,因为他从避免危险的角度去解释从众心理,让我觉得挺有意思,就记住了。本来我并不认识王教授,不过他那本书的扉页上,有他的介绍和他的照片,他现在胡子头发都和那时候不同,所以刚开始我没注意,刚才,他说完那句话,我特意观察了他一下,才发现,他真的就是王教授。”

赵怀古说:“这个王教授是个坏人吗?”

秦若水笑了,说:“当然不是。不过我们既然知道了这是一个实验,那么他说的什么船永远出不去,也就是谎话,目的是为了让我们心生恐惧,好融入他的集体,符合他从众心理实验的设定,来验证他的结论。不过在这里多待一刻,总会有不确定的风险,所以咱们今晚收拾一下,明天就走。”

李远山说:“只怕未必这么简单,今晚大家小心。”

当天,他们三人并未如梁教授所愿,仍然没有去参拜,也没有一起吃饭。梁教授脸色很不好看,心中恼怒异常。村民有所察觉,默然不语,低头吃饭。徐善明更是胆战心惊,大气不敢出,唯恐殃及池鱼,惹祸上身。

晚上,赵怀古和秦若水正在房中商量明天离开的事情,听到外面李远山的声音:“梁教授,还没睡呢?”梁教授的声音传来:“嗯,听说秦姑娘今天病了,我来看看。”李远山说:“好,那我回屋了。”

秦若水和赵怀古心中纳闷,谁说秦若水病了?秦若水眼珠一转,跟赵怀古说:“你先躲到床下。”赵怀古会意,躺在地上滚到床下。

敲门声响起,秦若水说:“谁啊?”梁教授那温柔的声音在门外响起:“听徐先生说秦姑娘病了,我怕闹出意外,特地过来看看。”秦若水本不想开门,但是想到明天就要离开,今晚别再出现意外,倘若闹的不好,梁教授明天加以阻拦,恐怕又要大费周章,所以起身开门。

梁教授迈步进来,问道:“姑娘病的怎么样?”秦若水忙说:“不要紧。”梁教授说:“今天跟秦姑娘谈完,秦姑娘貌似已经想通了,可今天参拜吃饭,又并没有跟我们一起,不知道秦姑娘这是何意,还请赐教。”

秦若水只能答道:“我,我这不是病了吗?”梁教授说:“虽然这火把不够明亮,可在我看来,姑娘气色很好,非但没有生病的迹象,反而面色潮红,看起来兴奋激动,却不知是何故啊?”

秦若水脸上更红了。她虽然知道自己兴奋激动,是因为刚才在讨论明天离开之事,可床底下的赵怀古恐怕并不这么想。于是赶紧说:“哪有,我这就准备睡觉了。”

梁教授脸上显出怒态,说:“秦姑娘避重就轻,不肯回答我的问题,是想要执意与我们对抗到底了是不是?”说着向前跨出一步,怒目圆睁,带动须发皆动。秦若水“啊”的一声,吓的坐到床上,心中一时慌乱,不知如何回答。梁教授再向前一步,低声喝道:“你回答我!”

秦若水看他手中拿着东西,不知何物,心中更加害怕,口不择言,说:“我不……我们……”

这时,梁教授面目更加狰狞,心想这秦若水看似单纯,其实心机很深,这时候一直顾左右而言他,明显是在搪塞自己,于是喝道:“你们到底要怎么样,告诉我!”

秦若水一时惶急,更无从辩驳,情急一下,喊道:“王教授!”

梁教授一怔,说:“你喊我什么?”

秦若水说:“我知道您是王子清王教授,我也知道您正在做实验。”

梁教授心中瞬间闪过千百个念头,似有一百个疑问,可此时,似乎不允许他再发问。其实按照正常情况,这时候梁教授就应该宣布实验失败,整个事情也就结束了,可是此时他突然被揭穿,有一种阴谋败露的挫折感,心想这小姑娘不知道怎么得到的信息,自己做这个实验冒了很大的风险,担了不少的干系,此时说一句实验失败实在狠不下这个心,为今之计,唯有先让秦若水闭嘴,于是他慢慢抬起自己的手。

秦若水看到他手中拿着一块柚子般大小的石头,见他狰狞的面目,吓的“啊”的大喊一声。赵怀古躲在床下,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,此时听到秦若水的喊声,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,一支手臂抬起,知道秦若水定然遇到了危险,情急一下,抬脚从床下向梁教授踢去,正中梁教授的小腿,梁教授吃痛,向后退去,手中石头没拿稳,跌了下去,不偏不倚,正中赵怀古小腿。赵怀古痛的大叫一声,想要抬头观看,没成想自己还在床底,头又碰在床上,疼痛难当,几欲晕厥。

梁教授看床下还有一人,情知刚才对话被他听去,心中更加惶急,顺手从旁边拿起一根木棍,这本是秦若水放在床边用来“打鬼”用的,现在竟成为梁教授手中的凶器。

梁教授抡起木棍,向秦若水击去,秦若水已抱住了自己的头。没想到那木棍抡到中途竟然停住,梁教授举目看去,竟发现木棍的另一头被一人抓住,正是李远山。李远山抓住木棍,右脚随即踢出,正中梁教授膝盖。梁教授疼的撒开木棍,倒了下去。李远山还不放心,四指弯曲成拳,照着梁教授大腿内侧打去,梁教授大喊一声,感觉自己的右腿像是断了一般失去了知觉,彻底失去行动能力,只能倚在墙上大口喘气。

李远山把木棍丢在一旁,把赵怀古从床底拖出,放在床上。

这边的响动已经把村民和徐善明都惊醒,来到了秦若水屋门外。所有人不明所以,但村民看到梁教授受伤,两个年轻人就要冲入房间夺人。李远山从靴子中抽出一柄短刀,抵住梁教授心口,大喝一声:“都别动!”那两人只觉耳膜嗡嗡作响,再看李远山手动短刀,再也不敢轻举妄动,留在门口不敢进来。

秦若水已帮赵怀古包住腿上伤口,所幸那石头棱角并不锋利,因此受伤不重。

李远山对梁教授说:“如果你缓过来,我们有几个问题想问。”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