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杨说话的地方

张弛有度 宠辱不惊

我在大学那几年(十)

春节回来之后我就是艺术团的团长了,真的是世事难料。直到现在我仍然在想这一切都是如何发生在我身上的,能够接手艺术团对我来说是一个纯粹的意外。但是无论如何,我已经上马了,我必须做一个团长应该做的事情。

我负责的第一场晚会是科技文化艺术节的开幕式,陈老师给我的要求是简单,迅速。我说那要不做一个声乐专场吧。陈老师说就这么定了,什么名字?我当时也没有真的准备,就随口说,叫做“星光灿烂”大型歌会。

后来我把声乐部的负责人叫到一起,告诉他们为他们办专场的事情,他们很高兴,不过大多数人觉得这个晚会的名字太俗了,我说那你们想一个更好的吧,结果他们讨论了半天也没讨论出所以然,这场晚会也正式命名为“星光灿烂”大型歌会。

那场晚会汇集了学校里声乐界的一线明星,包括通俗,美声和民族,可以说演员阵容是强大的,真正的“星光灿烂”。不过那场晚会的策划和舞台出了不少问题,因为一直以来秘书处都是一个薄弱的环节,我们也一直在想办法去弥补秘书处的各种不足,但是收效甚微,那天就出了不杀问题,包括横幅等等,不过后来幸好有陈老师和盛老师在,所有的问题都得以解决。

那天的演出节目质量是很高的,虽然只有唱歌,却不显得单调。我记得雪娜姐也来了,给他们捧场,大师兄是肯定会到的,还有其他的朋友,去捧场的很多,张静书记也去了,这个是我没有想到的,我觉得这次的演出规模比较小,张书记应该不会参加,没想到张静书记还是来了,真的要感谢她一直以来对艺术团工作的支持,那天晚上来的似乎还有徐平教授,晚会结束后她还亮了一嗓子。

值得一提的节目是superjerry他们排的《我们的故事》纯声版,这个节目镇住了所有到场的人,观众也给这个节目以最热烈的掌声,彩排的时候刘老师和陈老师去审节目,对这个节目的评价就是:没想到我们学校还有水平这么高的学生。

给他们圆梦了,我也病倒了,这场病最直接的后果就是我在床上躺了将近一个星期,后来我对朋友说,我当团长似乎就是给别人圆梦的,很多人一直想要完成的晚会都在我的手中诞生。

这场晚会只是一个序曲,后面还有很多事情要做。有一天陈老师把我叫过去问我这个活动能不能做,我看了一下,是TOM玩乐吧。之前我并不知道什么是TOM玩乐吧,我只知道TOM的音乐排行榜做的很不错,后来我发现其实TOM的娱乐方面做的都挺好的。

这个活动就是TOM玩乐吧要到我们学校来进行演出,我们学校配合提供场地和观众,而且通过这个活动我们可以拉到一些经费,当然我们也要为他们做一些事情的,包括前期的宣传等等。

在这次晚会中,我并没有做什么,不过是一些琐碎的小事,比如选歌手啊,选舞蹈啊,贴海报等等。那次亚飞和丹丹他们排了一个很high的舞蹈,我起了一个名字叫做《热舞派对》,那个舞蹈属于那种可以让全场尖叫的热舞,他们表演的也很到位,后来这个舞蹈也一再的被搬上舞台,成为一个经典。

演出那天的人很多,艺术团的人被安排在最前面,这是我们的惯例,我们就是有那么一点点优势。对了,那天是儿童节,大师兄还专程带了蛋糕过来,要和我们一起庆祝节日。那次演出没有什么大牌的明星过来,来了一个女的,挺漂亮,穿的也不多,不过我们的兴趣并不在她身上,关键在我选出的那八个歌手。他们八个代表了学校声乐的最高水平,包括通俗,美声和民族,而且他们都是我的好朋友,他们要在那天晚上决出谁才是学校声乐第一人,他们谁离开舞台都让人很难过,不过这是比赛,谁也无能为力。

我站在后台,他们每个人走下台我都给他们一个拥抱,说表现的不错。他们也都是好朋友,输赢倒不是特别重要。

二师兄和雪儿师姐撑到了最后,一个是学校第一男高音,被称为海大帕瓦罗蒂,另一个是学校民歌之后,被称为海大彭丽媛,顺便提一下,那天海大宋祖英缺席。这两个人的唱功绝对一流,不过最后还是雪儿师姐拿的冠军,一台价值4000块的手机到手了。

晚会结束后我们跑去地下室吃蛋糕,庆祝六一儿童节,忘记那天具体都有谁了,不过参加比赛的都在,其他还有一些好朋友,大家似乎玩的挺高兴。

点赞
  1. 小幻说道:

    大师姐,三师姐,大师兄,二师兄,四师兄,我记得我好像见到三师兄了,还有雪儿师姐……那你排行第几啊

    1. 老杨说道:

      小师弟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