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杨说话的地方

张弛有度 宠辱不惊

随波逐流01海岛

《随波逐流01海岛》

阳光很刺眼。

赵怀古努力睁开双眼,抬起头看了看。他发现自己躺在一片沙滩上。他用手肘支撑在沙滩上,挣扎着坐起来,晃了晃脑袋,因为他觉得头疼欲裂。

眼前是一望无际的大海,左右除了沙滩什么都看不到。他摸了摸身上,除了裤兜里的手机,什么都没有。他把手机掏出来,已经自动关机了,尝试开机也没有效果,看起来是没电了。

赵怀古揉着太阳穴,站了起来。身后是大概五十米宽的沙滩,沙滩后面连着一片草地,上面稀稀拉拉长着几棵树。再远处是一座山,并不很高。

他走到海边,确认岸边没有船只。左右除了大海就是沙滩,看起来唯一的出路,只能往山上走。

经过草地来到山脚下,竟发现有一条路。路的一头绕山脚而行,前面转到山后面去了,看不到尽头。另外一头沿山体向上,看起来是用来爬山的。

赵怀古用力拍了两下脑袋,思考对策。爬上山峰,说不定能看清整个沙滩的全貌,其他地方有没有出路,或许也就清楚了。想到这里,他开始沿着这条路,向山上走去。

山路曲折,走过两个弯,觉得有点累了,就坐在路边的一棵树下休息。

突然,山下隐约传来嘈杂的脚步声,似乎还夹杂着有人说话的声音。赵怀古警觉的站起来。

声音越来越大,听起来已就在眼前,转弯处终于看到声音来源。尘土飞扬,竟是一群人在奔跑。每个人奔跑的速度都很快,好像身后有猛兽在追赶。赵怀古吓了一跳,转身就往山上跑,结果坐的时间有点久,腿麻了,这一步没迈出去,摔倒在路旁。奔跑的人很快就来到身边,其中一人停下,伸出手将赵怀古拉起来,接着向前跑去。赵怀古不由自主,也跟着奔跑起来,可是由于体力未复,跑的有点慢,逐渐落在最后。慌忙中向后看了一眼,好在没有看到任何恐怖的东西在追赶。看前面奔跑的人,貌似也并不惊慌,这才稳定心神,一步一步慢慢追上。

就这样跑了大概十几分钟,道路逐渐平坦。道路尽头,是一个送子观音的石像。石像紧贴山峰,已无路可走。这石像大概三四米高,周身锈迹斑斑,看起来已经有几百年了。石像前面,放着一个供桌,上面摆着三个盘子,分别装着不同的供品。

所有人奔到石像前,站定不动。人群中走出一人,来到供桌前,转过身来。这人大概四五十岁年纪,国字脸,胡子头发都很长,身上穿着粗布麻衣。只见他两手举起,形成一个Y字,口中喝道:“跪!”所有人毫无征兆,扑通通跪倒一片。赵怀古虽然不明所以,但还是不由自主跟着跪下来。那人接着喝道:“叩!”所有人附身叩头。赵怀古虽然觉得奇怪,可还是跟着一起叩头。那人接着喝道:“起!”所有人一起站起,赵怀古这次再无犹豫,跟着起身。

那人接着说:“今天参拜完毕,大家回去吧。”所有人二话不说,扭头就走。赵怀古因为跑的慢,本来在最后,此时因为没有动,变成他一人面对其他所有人。赵怀古脸上露出尴尬神色。而其他人,就像没看到他一样,从他身边走过,头也不回的走掉了。人群中唯独留下一人,来到赵怀古面前,说:“今天刚到的?”赵怀古认出这人正是在路上拉自己起来的那人,于是点点头。

那人接着说:“我叫徐善明,来了有一个星期了。你叫什么?”赵怀古说:“我叫赵怀古,怀念的怀,古代的古。”徐善明说:“嗯,你是怎么来的?”赵怀古说:“我是坐游轮出来旅游,结果中途突然颠簸,船身摇晃的厉害,我一下没拉住,头撞在舱门上,后来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现在想来,应该是遇到了风浪,而我被海水冲到了这个小岛上。”徐善明点点头,说:“嗯,跟我差不多,我是跟朋友出海钓鱼,遇到了风暴,漂流到这里。当时我就应该听我老婆的话,她说我那朋友的船又小又破,遇到点风浪就会翻。可是那人是我的一个客户,他既然盛情邀请我,我又不好推辞,所以就跟他出来了,没想到这种事情竟然让我遇上,也真是倒霉了。我那朋友也不知道怎么样了,现在想来也是凶多吉少。可怜我们还有一场官司要打,这都一个星期了,我也找不到任何离开的办法,我那朋友既然已经死了,估计这官司倒也不用打了,只可惜我老婆,现在在家里还不知道有多伤心难过……”

赵怀古脸上露出焦急的神色,因为他发现,这个徐善明说起话来滔滔不绝,自己竟然一句话都插不上,可是他心中有很多疑团,恨不得赶紧得到答案,于是打断他说:“不好意思,我现在脑子一团浆糊,你能不能先回答我几个问题?”徐善明这才停住,接着说道:“你问吧。”赵怀古说:“刚才这些是什么人?这里是哪里?”徐善明说:“那你得听我慢慢给你道来。”

赵怀古怕他说起来又滔滔不绝,忙说道:“你捡重点的说,我不明白的会再问你。”徐善明说:“好。这里应该是中国南海的一个小岛,具体的位置嘛,就无从得知了。这些人呢,是一直生活在这岛上的。据梁教授说……”赵怀古打断他说:“梁教授?”徐善明有点不好意思,说:“忘了提前跟你说,梁教授就是刚才在供桌前喊话的那个人,他是他们这帮人的头。”赵怀古点点头,示意他继续说下去。徐善明接着说:“据梁教授说,他们是四川人。梁教授在日本侵华的时候,为了躲避战乱从北京到的四川,在他们村子里教书。后来四川也遭到日军轰炸。他们那个村的村长就央求梁教授带他们出来躲避战乱,梁教授经不住他们苦苦哀求,带他们一路南下。本意想乘船逃向海外,没想到遇到风暴,他们这二十多个人,漂流到这岛上,一直在这里生活到现在。”

徐善明看到赵怀古脸上露出奇怪的表情,叹了口气,接着说:“我知道你想问什么。你肯定想说,如果梁教授说的都是真的,那么他应该至少七十岁了吧?当时我也问过他这个问题,他跟我说的是,这个岛上到处透着古怪,他们自从来到这个岛上,就再也没变老!梁教授说他虽然没有准确记录年月,但是他估计现在应该已经120岁了。”

赵怀古大吃一惊,忙问道:“如果这岛这么古怪,他们为什么不离开呢?”

徐善明脸上露出苦笑的表情,说:“我当时也这么问的。据梁教授说,这海岛周围的海域,是一个什么磁场中心,如果没有特殊的办法,船走不出去,还有可能进入漩涡而丧命。梁教授说这是他们死了3个人之后才意识到的。他还说,算上我,他们已经在这里接待了50多个外人了。这些人不相信梁教授说的话,一定要离开,结果,都是几天以后在海边发现了他们的尸体。所以,他们从此再也没有动过要离开的念头,虽然也有不少尝试,都是在附近海域浅尝辄止。外人来的时候,梁教授他们都热情招待,他们想要离开的时候,还极力挽留,以免他们命丧大海,可是那些人非但不听,还偷走了梁教授他们的食物。后来梁教授他们就对外来人不理不睬了,所以你刚才也看到,他们看见你就跟没看见一样,我刚来的时候,也这样。不过你不要以为他们对我们有敌意,其实他们每个人都很好说话,尤其是梁教授,真是有民国之风,文质彬彬温文尔雅,你问他什么问题,他都耐心为你解答,其他人也很好相处。只不过经过了几次那样的事,他们对我们还是有戒备之心,所以你不去找他们,他们是不会理你的。”

赵怀古这才对这个岛有了一个简单的了解。接着问道:“那你们刚才是在干什么?大家跑什么?刚开始我还以为有怪兽,吓的腿都软了。”

徐善明笑了笑,说:“这是这个岛上的习俗吧,每天这个时候要到这里来拜送子观音。梁教授说,他们来到这个岛上,虽然不再变老,但是也有代价,那就是,他们都不会生育。所以他们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,还是这二十多个人。后来他们发现了这个送子观音的石像,很多人就到这里来拜,希望能让他们重新恢复生育能力。后来虽然生育能力没恢复,不过倒还是发现了点事情,就是不来拜的,或者来的不积极的人,总是会遇到奇怪的事,大家心中恐慌,就由梁教授统一组织,大家每天这个时候一起来。可即便是这样,仍然有先有后,后来的还是偶尔会有奇怪的事发生,于是大家每天都争先恐后的来,慢慢的就成了看谁跑的快了。”

赵怀古点了点头,说:“这梁教授,不是应该很有学问吗?怎么也这么迷信?”

徐善明说:“真正不迷信的人又有几个了?梁教授说,他到现在也不信,不过其他人既然相信,梁教授就权当是给他们心理安慰,也就没有再反驳他们,反而支持他们了。” 赵怀古“哦”了一声,说:“原来是这样。那么你这几天都做什么了?发现了什么没有?”

徐善明说:“没发现什么,我正在一边到处溜达,一边造船呢。”

赵怀古心中一个咯噔,说:“造船?梁教授不是说,出不去吗?”

徐善明苦笑道:“那怎么办?总得试试吧,我家里还有老婆呢,总不能一直困在这个岛上吧。出不去,大不了也就是个死,留在这岛上,跟死有啥区别?他们在这里几十年了,也没人发现他们。梁教授怀疑,这地方磁场可能有古怪,导致普通的船只根本进不来。”

赵怀古点点头,说:“你是做什么工作的?”

徐善明笑了笑,说:“我是个律师。你呢?”

赵怀古报以回笑,说:“我是个建筑工程师,负责一些建筑项目,通俗点说,就是个包工头。”

徐善明也笑了,这几天心中的抑郁有所缓解,来了一个新朋友,离开的可能性又大了些。他突然想到什么,说:“你肯定饿了吧,走,咱们去吃东西去。边走边说。”

徐善明这一说,赵怀古还真感觉到饿了,就跟着徐善明沿路走下去。

赵怀古说:“梁教授他们知道你要造船离开,没阻止你吗?”

徐善明正色道:“没有,不但没有阻止,还为我提供木材和绳子。”他突然压低声音,说:“我之所以执意要离开,是因为我觉得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,很可能是一个阴谋。”

点赞
  1. 乱云/Akay说道:

    哈哈,开始连载小说了,不错不错 :biggrin:

  2. xqiushi说道:

    一共多少篇,我计划一下看完的时间。

    1. 老杨说道:

      一共10篇。很快就更完。完了以后还有个长篇。

        1. 老杨说道:

          是的,那个更长。

  3. 王森说道:

    老杨开始文学创作之路了

    1. 老杨说道:

      很早之前写的,现在才发出来而已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