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杨说话的地方

张弛有度 宠辱不惊

我在大学那几年(十二)

那年暑假我还有一个社会实践,所以没能马上回去,那段时间寄宿在Louis的宿舍里,后来寄宿过来的还有superjerry,我们住在一起还算愉快。

那年的暑期社会实践没有做太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,我们跑去招远调查社会主义新农村的问题,回来之后我写了个简短的报告交给了学生会主席,我的任务也就宣告完成了。

那年开学的时候很奇怪,就是新生比老生要早开学,所以迎新的同学要很早赶到学校,那年暑假我赖在家里就没有来迎接新生,这也是我大学期间唯一一次没有迎接新生,回来之后几个朋友还跟我说这件事,责怪我没有来迎新。

迎新不是那么重要,重要的是纳新,我们在三个校区同时开始纳新,崂山这边主要是阎宾负责,浮山是Louis负责,鱼山那边我好像交给了宋倩。

那年的纳新情况很复杂,本来我们要为本科教学评估准备晚会,据说那又是一个大场面的晚会,所以应该需要很多很多人,多到我不知道到底要多少人,所以我对他们说,今年纳新的目标是:宁滥勿缺。结果那年他们给我纳了二百多个人进来,直接导致的后果就是:很多人根本派不上用场,而且很多人水平很差,也正是他们总是以艺术团成员自居。这种情况给艺术团造成了不太好的影响,结果迎评晚会也没有演,他们就在艺术团白白待了一年无所事事。

刚开学我们就面临一个任务就是迎新晚会,我们一直想要做一个迎新晚会,大规模的,不过因为开学的时候是艺术团最困难的时候,青黄不接,所以总也做不出来。那年我们终于决定要做一场大型的迎新晚会了,真可谓是万众期待啊。

不过好事多磨,那场晚会还是遭遇了很多的坎坷,因为是新校区,设备之类的都是困难,于是晚会一拖再拖,一直拖到十一以后了,迎新的名义肯定是不可能了,所以我们就以庆祝崂山校区启用为由举办了这场晚会。

在这之前我参加过很多迎新晚会,单单那一年来说应该不下5场演出,几乎每一个学院都去了,我们成了学校的名人了,相声界炙手可热的人物啊。

一系列的演出结束后我就开始忙保送研究生的事情,评奖评优就不想多说了,小事一桩。保送研究生才是重头戏,我从前的努力终于得到了回报,我的成绩在全班排第二名。Tely这个该死的本来说好的不保送的现在也变卦了,还好我们班至少能够保送两个人,也就是说我的希望是很大的。不过有一天晚上突然坏消息传来说成绩算的不对,要把超过的学分算到成绩里面去,结果我被甩了好远,我很伤心,觉得没戏了。

那天晚上我一晚上几乎没有睡,第二天跑出去找大师兄和陈老师商量对策,后来我们听说保送成绩是不可以算加成的,于是我马上打电话给班长,班长说也听说这件事了,班主任的意思也不算加成。我这才放了心。

最终我以全班第二的名次被推荐保送研究生,接下来的一切都很顺利,面试,填表等等,保送研究生也就在此告一段落,不管怎么说,我还是保送成功了。

点赞
  1. 民工说道:

    这个,需要多么好的记忆力,才能回忆出这么多内容啊。

  2. 小幻说道:

    那个……那年那相声什么评价我跟你讲过了。你的声音很特别,我记下了,这个我好像也跟你讲过了。
    还好当时眼神儿不好又坐的远,不然四年以后再见你我一定给震惊死了,你那就是教育女生不要暴饮暴食的反面活教材啊~

    1. 老杨说道:

      我也没有暴饮暴食好不好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