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杨说话的地方

张弛有度 宠辱不惊

随波逐流07发现

《随波逐流07发现》

赵怀古会意,赶紧去把李远山找来。

三个人结伴,来找梁教授。

梁教授仍然是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,说话温柔动听。对他们说:“原来你们三个都来了,请坐。”等他们三人坐定,梁教授说:“找秦姑娘来,主要是因为,昨天在村民中出现了奇怪的事。”

三人听了大吃一惊,忙问: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

梁教授说:“有村民说昨晚看到送子观音娘娘显灵了。”见三个人很奇怪的看着他,有点不好意思,接着说:“我是一个读书人,对这种事,我是不相信的。不过村民们说的有鼻子有眼,空穴来风,必然有因。那观音娘娘我虽从未得见,不过村民见到者,已不下五人,我组织代领他们去参拜,也不过是给他们以心理安慰罢了。可如今,秦姑娘以生病为由,不去参拜,吃饭也从不祷告,我虽不信鬼神之说,可为了村民的安全,现在还是想斗胆劝姑娘一劝。”

秦若水说:“哦?”

梁教授说:“这岛上的古怪,我之前跟那位徐先生说过,想必他也已经转述给各位了。我们这岛上,先后来过几十个外人,如今除了四位,却一个都没有了,姑娘可知这是为何?”

秦若水说:“不知道。”

梁教授说:“这人呐,总是以为自己很聪明。之前的那些人,和各位走过的路,几乎是相同的。刚开始他们虽然不明所以,但是因为对环境的不确定,也就融入我们,与我们一样,对这小岛心怀敬畏。可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们无一例外的要挑战我们的习俗与传统。不瞒各位说,像今天这种谈话,每个来过的人,我几乎都对他们说起过,可人的好奇总是战胜理智,最后,他们都没有采纳我的话,而是我行我素,最后就一个都不在了。”

三个人听完这话,心中发毛,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不在的,不会是被梁教授他们杀死的吧。

梁教授接着说:“各位不要害怕。我和所有的村民,不会伤害你们任何一人。村民对外来人有抵触情绪,想必你们也感受到了。原因就是外来人每次在挑战的时候,总是会给我们村民造成不必要的麻烦,每次我们都劝阻,可是从来都没人听,我们虽然不会伤害你们,可当你们做的事给我们带来困扰时,村民心中总不可能毫无怨言。徐先生自始至终都融入我们,村民们对他也更友善一些,原因就是他尊重我们,尊重这个集体,也尊重这个小岛,他的行为不会为我们带来困扰和麻烦,相比之下,我们更愿意接受这样的人。不知道我表达的够清楚了没有?”

三个人互相对望一眼,都看出每个人眼中的动摇。他们并不是自私自利的人,自己出问题并不担心,却怕给别人带来麻烦。

秦若水说:“教授的话,我们听的很明白。不过我还是想问一下,如果我们继续这样做,到底会给村民带来什么灾祸?”

梁教授脸上不悦,眉头微皱,不过还是说道:“昨天发生的事,只是第一步,接下来会有部分村民出现头晕、发烧等症状。不瞒各位说,我们在这岛上几十年,从未生过病,只有这一种病。而这种病,几十年来,我们尝试了这岛上的各种植物作为药材,也治不好。这种病最严重的时候,是长时间昏迷,最后会不会死亡,还不知道,因为从未走到过那一步。大部分的人,看到村民这个样子,也就跟我们一样,继续去参拜观音娘娘了。”

秦若水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,说:“原来如此。不过我们马上就要做好木筏离开这个岛了,是不是就不会给大家带来灾祸了?”

梁教授叹一口气,说:“我们生活在这岛上几十年,不会变老,无法生育,这里没有铁没有煤,科技无从发展,四十年来从未有大船经过,我们在这里,简直如坐牢一般。”

三个人听到此话,互相对望一眼,心说原来他们也是这样的想法。

梁教授接着说:“可是,我们所有的尝试都失败了,在过去的几十年里,我们尝试了几十次,加上外来人的尝试,已不下百次了。每次尝试的结果都是一样的,能活着回来,就算谢天谢地了,而绝大部分……,唉,我们的人,死了三个,外来人,无一生还。”

梁教授停住不言,像是陷入对过去的回忆中。过了一会儿,才慢慢接着说道:“刚开始,我希望能从磁场的角度去解释这种现象,可是后来,大家已不再相信了。再加上这岛上的诸多怪事,村民们更愿意相信是送子观音在嫌我们供奉不勤,崇信不忠,所以这参拜之类的事,才慢慢的成了传统与习俗。而我做的所有事,不过是顺势而为罢了。”

梁教授的话,像是有一种魔力,只听得三人默然不语,不知是被梁教授无奈的情绪所感染,还是担心自己无法逃离小岛。

梁教授接着说:“我本将心向明月,奈何明月照沟渠。每次我都把这些事对外来客讲一遍,可没人相信我,到最后造成难以挽回的后果。人在未知的困境中,自保是第一要务。和集体在一起,能够最大限度躲避未知的环境带来的危险,降低外界对人自身造成伤害的概率。很多人标榜个性,特立独行,那也要等到时机成熟才行,倘若面前重重迷雾,却还要一意孤行,怕是终要受到伤害了。”

秦若水听完这段话,心中剧震,眼中精光闪烁,抬眼向梁教授看去,发现他温文尔雅,气质非凡。甜甜一笑,说:“谢谢梁教授的开导,我们已经知道应该怎么做了,谢谢您!”然后对赵怀古和李远山说:“走吧。”

李远山和赵怀古跟她走出梁教授房间,始终不明白她的心意。等回到秦若水的房间,她关上房门,说:“咱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,我已经知道梁教授的目的了。”

点赞
  1. 老杨你的博客很漂亮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